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逸真】心跳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算是星辰恰似你的番外。

也算是果木太太发的那个写手里的一项。

一点儿也不好吃,慎重,慎重。


1

他时常会去看羽还真。

 

踏着松软的雪,一步一步走向清风苑。

 

魂魄虽散,尸身却不腐烂,这是雪凛告诉他的。风天逸顿时觉得自己还剩一生那么长的时间可以去寻找羽还真散落在澜州的魂魄,再将它们拼凑起来,羽还真就能活下来了。

 

他不死心。耗尽这一生,只要没死,他都会一直找下去。

 

于是南羽都上出了一条布告,但凡会找魂寻魄的,都被召入羽宫一一询问。那段日子,他听了很多话,看了很多场仪式,瓶子却没有任何反应。

 

在此之前他曾去找过骨生花,是雪凛告诉他骨生花在何处,他笑着说羽还真不会活过来了。

 

风天逸不怒不急,只是轻轻淡淡回了一句:“他会的。”

 

他不会就这样死去,魂魄也终会有拼凑起来的一天。只要尸身不腐,只要自己还活着。

 

他找到骨生花,表明自己想要搜寻羽还真散落的魂魄。听了风天逸的话,骨生花尖长的指甲轻轻划过风天逸的脸,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她语气很平淡,“风天逸,一个人只要魂魄散了,哪怕你穷尽这一生,都拼不起来了。”她沉思了一会,又说道,“给我一样他的贴身饰物。”

 

风天逸把尺素给了她。骨生花把它放在一个瓶子里,像是施了什么咒,随后把瓶子递给风天逸,“当有属于他的魂魄落入瓶子时,瓶子就会发光,哪怕只有一丁点儿。”风天逸欲要接过瓶子,骨生花眯起了眼,“风天逸,你要了我的东西,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十年寿命,这是风天逸付出的代价。

 

瓶子没有任何反应,也就是说没有一片魂魄是属于羽还真的,没有一场仪式是有效的。

 

风刃曾经劝他,尽早找个风水宝地,将羽还真风光下葬算了。可风天逸反应很激烈,“我一定会找到他的魂魄,哪怕花费我这一生,我都要找到他的魂魄,我要让他醒过来。在此之前,他不能入土,不能离开清风苑。”

 

于是他抱着羽还真回到清风苑。

 

秋去冬来,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他用一块沾了水的软布擦拭羽还真的手,一根一根手指擦过去,他只当羽还真是睡着了。

 

“等你醒过来,我陪你走一遍澜州大地,陪你看一场烟火,告诉你我最喜欢的才不是星辰,而是你。”

 

“我做了最坏的打算,等你醒来时或许我已经七老八十,老得要掉牙,鹤发鸡皮,会把你吓一跳。但你却不会变成那样,你还是从前的样子。”

 

“永远都是我初见你的模样。”

 

他笑得温柔,换了羽还真另一只手来擦拭,“还记得吗?我初见你的时候,你跪在我眼前,说了好一通阿谀奉承的话,一听就是在撒谎。”

 

“我每日都会备上一盘桂花糕,我怕你突然醒了,会想吃它。”

 

“还真。”

 

他的话里像是藏了万分温柔,一点点融在骨血里。

 

“从前我藏了很多秘密,现在就等你醒来后一点点去发现它们。所以你答应我,不要那么快走,好不好?”

 

所有感情破碎在他的话里,他仍是笑着的。他一点点触摸着羽还真的脸颊,最终轻轻掐了一下,“还是那么好掐。”

 

他总是会说很多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羽还真睡着,安静的睡着,胸膛却没有任何起伏。

2

易茯苓没有离去,她留在羽宫,帮风天逸翻寻古籍。

 

她心中总存着一分愧疚,当她看见风天逸眼底布满血丝时,这分愧疚又渐渐上升了。易茯苓想,如果羽还真没有来救她,那么就一定不会死。

 

可惜,羽还真误以为自己是风天逸的心上人,真是个折磨人的误会,需要风天逸一生来解开。

 

风天逸曾给她金银珠宝,想送易茯苓回人族。易茯苓却摇了摇头,“我给自己定了三年之期,如果在三年里,我都找不到任何法子,那么我就会离开南羽都。”

 

冬末的某个夜晚,他和易茯苓在清风苑里喝酒。

 

酒是温的,暖着他们的手心。

 

易茯苓一饮而尽,被呛出了眼泪,“他今天怎么样?”

 

风天逸喝得很慢,目光落在那道门上,“他每天都是这样,睡着,很安静。”他将目光收回,放在易茯苓身上,“古籍那边有没有什么……”

 

易茯苓没接话茬,只是摇了摇头。

 

明月当空,星辰在旁。风天逸喝过酒,抬头去看,“你知道他前年他生辰,我送桂花糕来,临走前,我告诉他我最喜欢的是星辰。”

 

易茯苓笑着看星光,“他也应该很喜欢。因为你喜欢的,他都会很喜欢。”她继续说着,“就像我,他以为你喜欢我,所以可以不要命的来救我。”

 

-彼此沉默了一会,气氛有些凝固了。易茯苓忽然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一直都找不到办法,那么你这一生该怎么过?”

 

“那么我这一生,都会在治国、平天下、找法子上度过。”

 

他这样回答。

3

第二年,他开始做关于羽还真的梦。

 

之前他从未做过任何一个关于羽还真的梦,无论他再怎么想,再怎么日日相见,都无法梦到羽还真。

 

醒来后他去找羽还真,坐在床榻边上,说着那个梦。

 

“梦里你醒来了,吃着我准备的桂花糕,忘了你是怎么睡过去的。”

 

他不肯说死这个词,在他的心中,羽还真一直都没有离开自己。

 

“梦是断断续续的,前半部分是这个,后半部分又成了其他。后来的梦是我老了,走不动了,你睡着,我坐在你床边看你,就像现在这里。”

 

“其实我很害怕,如果到了我死的那一天,你还是没醒,而我死了也见不到你的魂魄,那就是真的……永远见不到了。”

 

“我跟骨生花用十年寿命换了一个瓶子,不,应该是跟她换了一个希望,只要它发光,你就有醒过来的可能。”

 

“我少了十年时间,我不知道还剩多久,所以我要尽快让你醒过来。”

 

“再花费十年寿命也无所谓。”

 

他总是絮絮叨叨说着很多关于以后的事,可他看不到那时候的羽还真会不会醒过来,破碎的魂魄会不会被拼凑起来。

 

他只能编织一个虚幻的梦,每日都把希望存在梦里,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4

一夜春风拂过,桃花便都开好了。

 

初春的雨夹雪全然不见,南羽都被春日的太阳笼罩着。

 

这是第三年的春天,距离魂魄破碎,已经过去了三年。岁月匆匆,三年一眨眼便过去了。而法子,他们还是没有找到。

 

易茯苓的希望随着时光一点点抹去,她咬着牙撑下去。当初成堆的古籍,如今只剩下两三本。二人心里有了明确的答案,却没人说出口。

 

说了三年就三年,一日不到,一日不放手。

 

她将最后古籍看完时,却看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她穿过长廊,一直跑到了风天逸所在地方。风天逸看着气喘吁吁得她,有些疑惑,“怎么那么着急?”

 

易茯苓手中紧紧捏着那本古籍,“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风天逸手中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他们一同看着古籍上的法子。古籍上说,要想拼凑破碎的魂魄,需要很多很多罕见的东西,这些都不是问题,最主要是到了后面,魂魄需要一个活着的容器。

 

“魂魄需要一个活着容器,拼凑起来的魂魄不可能一时之间就苏醒,他需要在容器中待上一段时间,可能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容器必须是活的人,也就是说,还真的魂魄会和那个人魂魄同一具身体里,然后魂魄渐渐苏醒,再一点点吞噬原本那个人的魂魄。”

 

“也就是说,哪怕魂魄苏醒了,羽还真也不会是那张脸了,他将会永远待在那个人的身体里。”

 

“而那个人会在魂魄吞噬时受到极大的痛苦,在此间还很有可能还会见到还真。到那时,魂魄彻底吞噬结束后,你才可能会见到真正的羽还真,一个容貌你根本不认识的羽还真。”

 

“待到魂魄彻底苏醒,才能放进最初的躯体里。”

 

“如果他只剩魂魄和一副你根本不认识的躯体,你还愿意吗?”

 

易茯苓这样问他,手有些颤抖,显然是被这些话给吓到了。

 

风天逸点了点头,回答得很淡,没有什么感情,“当然,只要能拼凑他的魂魄,我都会去做。”

 

易茯苓合上书籍,问道,“那么你要牺牲谁去做这个容器,你知道的,谁都是无辜的,不该受这样的苦。”

 

“我没有要牺牲谁。”

 

风天逸笑着,说出的话却让易茯苓出了一身冷汗。

 

“我要他的魂魄,存进我身体里。”

5

当这所有东西都搜寻到时,已经过了五年。

 

按照古籍上的办法,他将魂魄存在当初骨生花给他的瓶子里。瓶子一点点发着幽蓝的光,他仿佛看到了羽还真。

 

风天逸抚摸着瓶子,语气温柔,“还真。”他眼角眉梢都是笑与欣喜,“你回来了。”

 

如他所愿,羽还真的破碎的魂魄将在他的身体里苏醒。

 

在往后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会有那么一天他会在意识里见到羽还真。

 

或许他还能和羽还真交流,谈谈这些年发生的事。没有七老八十,也没有鹤发鸡皮,他们将都会是初见时。

 

哪怕最后他的魂魄会被一点点吞噬。

 

哪怕这一生,都无法亲眼看见羽还真醒过来。

 

不过这都没关系。

 

风天逸将手放在胸膛处,心跳一点点传到他的手掌心。

 

这是他与羽还真的心跳。

6

他们合为了一体。

全文链接
 
 
 
评论(13)
 
 
热度(66)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