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开心点吧朋友们,人间不值得。
写写短篇,嗑嗑cp。

【现欧】吃糖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今天依旧是甜甜的我。

月底就万圣节了,提前半个月发吧,怕到时候忘了。


1

万圣节前一周。


现充丢给欧神一颗糖,“吃糖”


欧神边拆边问,“什么味的?”


现充说,“青苹果味的。”


酸酸甜甜的,的确是青苹果味的。


欧神把包装丢进垃圾篓,“谁给你的糖?”


现充一脸得意,“系里小学妹给的,说是快万圣节了,提前给了我一颗糖。”


欧神哦了一声,转过去接着打游戏。现充注意到他桌子上放着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现充觉得眼熟,这不是超市和网上都推的情人巧克力吗?


现充百思不得其解,却没有打算问欧神。


过了一会,现充忍...

开心点吧朋友,人间不值得。

【现欧】我的一个欧神朋友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欧神进了门就问,“现充呢?”


伟哥没抬头,“出去玩了。你没闻见吗?”


欧神真的嗅了嗅,一脸迷茫,“闻见什么?”


伟哥笑道,“荷尔蒙的味道啊。”

2

现充好像谈恋爱了。


其实没多大区别,和以前一样,成日往外跑。现充谈不谈恋爱都是那个样,对寝室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影响,特别是欧神,他继续沉迷他的游戏,哪怕再晚了也不问现充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这天饭点了。


欧神有些饿了,他满桌找吃的。伟哥见状,放下手中的笔,说道,“欧阳,别找了,现充还在外头,赶紧...

【白昭】风花雪月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八千字一发完,源自昨夜凌晨的脑洞,太好磕。


1

夭寿啦,北夷公主携带凤凰胆逃走啦。


此事要从献祭说起,本想把这位北夷公主献给神灵,却不曾想在献祭的前几天,公主出逃北夷不止,还带走了凤凰胆。


何为凤凰胆。传说是凤凰的内丹,曾有一只凤凰受伤落在北夷,北夷人虽然悉心照顾,却不敌伤势严重,最终凤凰殒命。逝世之前,凤凰为报恩,将内丹留下。


这凤凰胆有起死回生和不老不死的效果,人人都知道凤凰胆在北夷,各地的人都曾偷溜北夷皇室,只想找到凤凰胆,可他们连模样都没见过,三番四次的寻找最终只能以失败告终。...


昨天刷了一整天的微博,夜晚时看到两人合影,顿时心疼那些女友粉和某对CP粉。她们哭的哭,喊的喊,跳楼的跳楼,割腕的割腕,仿佛明星只要脱单了,某些人就活不下去了。


追星啊,还是最忌讳真情实感,好好舔颜就好了,他终究是要结婚生子的,哪怕不和现任,也不会是和你。


你们把他们看做天上的星星,那就该知道,星星只能远远的看,或许你能摸到,能和他接触,可你始终摘不下来。

【策约】送花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微双兰。


为骨科疯狂打电话。


1

百里玄策失恋了。


这是花木兰和他聊天时不小心告诉他的。作为日夜守在他身边的哥哥,百里守约表示自家弟弟是在什么时候谈恋爱的。


花木兰白了他一眼,无奈摇头。她说这是一场暗恋,看似没有尽头的暗恋,只是玄策做了很多事,却换不来对方的答案。于是玄策将这段暗恋视为失败,并且正在为此感到沮丧。


烈日灼灼,大漠上一片热浪。百里守约找到他时,玄策正坐在阴凉处盯着大漠的某处发呆。自从他们相逢,百里守约就再没见过弟弟这样,像是死等着某个人,虽然他明知那个人不会来。...


稀疏的花灯,下雨前的天,躲在云层后的月。

【白昭】停留片刻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BGM:一纸流年。


其实这个BGM不应景,只是我一听到这首歌,就想起里面的剧情,如此才将这篇文写出来。


1

借着清冷的月色,太白看清了眼前的人。


金白交织的衣裳浸在月光里,像是跟天地借了一缕清冷,衬得她仿佛是九重天上的仙子。她缓缓转身,纤细脚腕上的金铃摇晃,撞出一段短暂清脆的声响。


她的一张脸上不见半点笑意,蹙着眉,一脸严肃,“你才是麻雀!你全家都是麻雀!”

2

这事儿要追溯到几个月前。


昨夜下了一场雨,淋得万物都湿透了,就连屋内的青石砖都透着一股阴冷。隔壁的师兄弟皆醒了,唯独太白,还窝...

“杨戬知错了,我愿意终生为你做奴做仆,也可以万劫不复,打入无间地狱,永不翻身。我只求你,停手吧。”

【铠露】病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有病的脑洞。


1

停电了。


这儿太老旧,时不时就会停一次电,起初还有人尖叫大喊,现如今习以为常了。黑暗吞噬了这座医院不久后,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其中掺杂着微弱的光源和模糊不清的声音。


脚步声停在门外,他们二话不说打开了我的房门。


有人问道,“露娜,你还好吗?”


一束光照在我的身上,强烈的光源刺得我有些睁不开眼。我坐在窗前,眼前的桌子上是一本日记。我瞥了他们一眼,又将目光放在窗外的月光上。


我始终不与他们对视,我讨厌他们,字面意义上的,他们总是喜欢逼我吃药,逼我...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