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风花雪月不肯等人。

到广州了,半条命都没有了。

热到吐魂。

本来断断续续写了一千五,现在又不能接着写下去了。

【友卯】师哥(下)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上)


不是很好吃,剧情比较牵强,我先在这说句慎点。

下个坑见。


04

分隔小半个月后,他们见面了,丁卯又叫他师哥了。像是隔了百年那样久,久到郭得友有些恍惚,甚至以为眼前站的人不是丁卯。


丁卯提着两袋油纸包的油条,大概是给谁送早餐。郭得友第一个念头就是肖兰兰,给未婚妻送早餐,好男人啊。


三人站在冷清的街上,没人说话。最终是丁卯打破的沉默,他的目光落在了郭得友的身上,“我从未见过师哥起得那么早。”


郭得友没说话,顾影倒是说了,“郭二哥睡不着,天天都起那么早,我觉得他想——”感受到了郭得友的眼...

【友卯】师哥(上)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我为友卯续一秒!

闭着眼睛瞎写,不好吃。


01

漕运商会的会长丁卯要结婚了,娶的是天津小姐肖兰兰,也就是那位报馆记者。郎才女貌不说,最重要的是门当户对。


婚期登了报。顾影吃馄饨时顺手买了一份报纸,本想看看天津卫出了什么事,没想到这一翻,倒让他发现了丁卯与肖兰兰的婚期。


馄饨砸进汤里,溅出两三点汤水,打湿报纸。碗里馄饨还剩一半,顾影也没吃饱,却不打算接着吃了。顾影折好报纸,把钱往桌子上一放,又告知了老板一声,便奔向龙王庙。


龙王庙的佛头仍在,青苔又多了一层,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让人瞧了倒有生了...

【逸真】山长水远(一)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谁能相信我用了十五分钟去换lof模板,又一直在听《张大仙你是妖怪吧》,听着听着发现不对劲,难怪我一直卡卡卡。


没办法一下子全写出来,开个系列吧。


至于填坑,咳咳……别闹。


1

铅云低垂,像是压在人的心尖上,压得死死的,让人透不过一口气来方才罢休。早些时候下过一场雪,不大不小,只压断了一根树枝,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周遭万般寂静,这样寒冷的冬日,是没人愿意从温暖的屋子里出来的。


当然除了一人,那就是羽还真。


他穿得厚实,裹得像个粽子,身后背着一个竹筐,走起路来都困难。全副武装好后,他踏过...

“你是喜欢我的啊。”

好想捅刀啊,想看追悔莫及,想看无疾而终。

想看风天逸踉踉跄跄走进清风苑,对着空气说:你明明是喜欢我的啊。

【铠露】月光(中)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大乔客串一下,引路人设定,魔道名门继承人。


(上)


4

铠没有杀了露娜,他的剑就在半空中,最终还是落下了。露娜的不反抗让他很失望,他夺过露娜的剑。


剑上沾了不少泥土,露娜还是改不掉那个习惯。


“小妹,很久以前我就跟你说过,剑不能拖着。”他说,“如果你足够强大,就请用这把剑,杀了我。”


铠将剑递给露娜,希望露娜会接过剑,与他一战。然而露娜动也不动,目光落在泛着寒光的剑上,她说道,“哥哥——”


有很多话堵在露娜的喉咙,争先恐后想要蹦出来,却又在快要说出来时,被狠狠压了下去。她或...

【策乔】春日尽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主策乔,微瑜乔


太心疼大乔了,王者背景故事里最心疼和最喜欢的就是大乔了!


1

她站在东风祭坛前。


灯被点亮了。


人亡点灯,这是江东的规矩。而东风祭坛的灯一旦被点亮了,便是江东的统治者亡故了。


那夜北风呼啸,刮得人心惶惶。有人说是孙策的魂魄回来了,他不放心江东战事,也不放心仍在家守着他的大乔,于是偷偷从阴曹地府里跑出来了,顺带了一阵阴风。很多人都不相信,反驳说孙策在世时,风也是这样刮。


只是没有今夜的狠,也没有今夜的听起来更像是呜咽。


可大乔信了。...


“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人,不是你。”

买了一颗草莓晶。

怎么说呢,这东西很神奇。

神奇在我总以为把它扔进水里就会变成草莓奶。

【逸真】心跳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算是星辰恰似你的番外。

也算是果木太太发的那个写手里的一项。

一点儿也不好吃,慎重,慎重。


1

他时常会去看羽还真。


踏着松软的雪,一步一步走向清风苑。


魂魄虽散,尸身却不腐烂,这是雪凛告诉他的。风天逸顿时觉得自己还剩一生那么长的时间可以去寻找羽还真散落在澜州的魂魄,再将它们拼凑起来,羽还真就能活下来了。


他不死心。耗尽这一生,只要没死,他都会一直找下去。


于是南羽都上出了一条布告,但凡会找魂寻魄的,都被召入羽宫一一询问。那段日子,他听了很多话,看了很多场仪式,瓶子却没有任...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