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逸真】国境四方(一)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根据太太 @然蓦_lr 的视频《国境四方》走,略有改动。

谢谢太太的脑洞,也谢谢太太不嫌我又坑又渣。

但凡有错都是我的错,与太太无关。

00

“疼吗?”

他一寸寸抚过羽还真光裸的后背。他的手掌心很干燥,和往日时一个模样,总是那么的温暖。他的后背鞭痕交错,丑陋不堪。旧伤添新伤,如今已是第三天。羽还真感觉那只手摸过之处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烫得难受,像是要融化那些疤痕。

疼。火辣辣的疼。不久前他被绑在修罗柱上,鞭子如雨,砸在他的背上。血渍又一次染红他的衣裳,一张脸血色全无,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羽还真是个能忍的人,纵使这样,他仍是不曾哭喊。

直到他透过门,看到那一双眼。真蓝,真好看。如同大海,媲美天空。羽还真受着鞭刑,却突然笑了。

疼吗?真疼。

后悔吗?


羽还真对上那双眼,他看不透,永远都看不透。可尽管如此,要是问他后不后悔,他的答案只有一个——

从不。

01

他想起那一天。

铅云低垂,天色晦暗。他摔倒时落在一层雪上,裸露在外的皮肤被冻得通红。雪还在下,落在他的发上,蓝白的衣裳几乎要和雪色融在一起,衣裳太单薄,冻得他一个劲发抖。湛蓝色的眼睛看着身下的白雪,似嫌不够冻人,他还用手拨开了一些。雪融化在他的手上,冷得他连忙呵气取暖。

风天逸踏雪而来,看样子他没想过这会有一个人。他居高临下,打量着坐在雪中不肯站起来的人。羽还真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双鞋,做工精细,是双好鞋子。

他顺着鞋往上看,衣服料子真好,他甚至想伸出手去摸一摸,顺便将满手水渍蹭在那华贵的衣裳上。可他没有那么做,他又继续往上看,目光掠过配饰,掠过云纹样式,掠过那人佩戴的羽毛头饰,最终定格在那双眼睛上。

从那一刻起,羽还真就认定风天逸的眼中的蓝,是一望无际的海,是遥不可及的天,是可以融化冰雪的火焰,是——独一无二的蓝。他死心塌地,认命般看着风天逸。

风天逸面无表情,实则心底已起了好奇。可他不流露半分,只是踏着稳健的步伐,一步步接近羽还真。羽还真仰着头,一双眼里泛着水光,像是要哭了。

风天逸嗤之以鼻。他平生就看不惯这样的人,动不动就哭。他打赌下一秒羽还真就要哭了。出乎他的意料,羽还真没哭,而是露出一个笑,有些,有些好看。风天逸胸腔里的心在剧烈跳动,砰砰砰,像是要跳出来。

“陛下。”那是他与风天逸说的第一句话。软糯的声音,让风天逸停下了脚步,“我可算见到陛下了。”

“你是?”风天逸微微弯了腰,他没有想扶羽还真起来的意思,“你怎么知道本皇在这?”

“羽还真。”他眉眼更弯,笑容更好看了,“听闻陛下来了这,我一路跑来,不慎摔倒了。”

风天逸自诩见过许多美人。郡主雪飞霜就算得上是南羽都的第一美人。可任凭是谁,也不曾让他心跳得这样快。巫术,这必定是逼自己答应条件的巫术。风天逸有些警觉。

他直了腰,垂着眼眸,头颅不再低下,“找本皇有什么事吗?”

羽还真语气里有几分坚定,“我想加入陛下的菁英会。”

一个时辰过去了。风天逸拿着弓箭,瞄准了靶心,有些心烦意乱。雨瞳木等人守在他旁边,他换了一身暖和的衣裳,如今有些发汗,全怪这身衣裳。

此时的羽还真扛着木头跑了一个时辰,许多人都倒下了,听侍从说,他有些撑不住了。风天逸心口莫名一紧,他丢开弓箭,坐在一旁的石凳上。

雨瞳木一头雾水,不知羽皇为何如此暴躁。他递了个眼神,让人将丢开的弓箭拾起来。而他则凑上去,狗腿地笑道,“陛下若是累了,不如歇息吧。”

风天逸显然一刻也没有忘记外面的羽还真,他问道,“那些人怎么样了?”

雨瞳木愣了一会,这才回道,“只有一人……回来了。”

那人正是羽还真。此时他倒在门口,浑身无力,脑子像是塞满了浆糊。他在心底里偷偷骂了某个人,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遭这份罪。

他被人拖着见到了风天逸。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风天逸,早在之前,他就坐在雪地里,仔仔细细打量过这个人。

真是好看。羽还真在心底感叹道。之前的怨言瞬间被打消,身上的疼痛也仿佛不复存在了。

只需要一眼,他的一眼。

02

“羽、还、真?”

他念的每个字都咬重了,落入羽还真的耳中。风天逸像是笑了,却笑得令羽还真有些毛骨悚然。羽还真点了点头,一双眼里闪烁着光。

风天逸勾了勾手指。那些人松开羽还真,他才能往风天逸的方向挪过去。一点一点,小心翼翼。风天逸看着他的动作,像一只……像一只,小奶狗。

对了,就是小奶狗。

羽还真挪到了他的眼前,一脸的兴奋。实则他生怕风天逸会拒绝他入精英会,倘若进不了精英会,那他此行便没有任何意义。早前摔的那一跤也是白摔了,更别提刚才扛着木头跑来跑去了。

明明都是羽族的,迟早会生出一双翅膀,为何还要体力测试呢。一想到展翼,羽还真在心底长叹一声,也不知道眼前这人,有没有展翼那一日。

“为什么加入菁英会?”他思绪还在远方,忽然被风天逸的问题给扯回来了。

“因为……因为……仰慕陛下。”其实这也不是谎话,只是比起最初的目的,还是惨了点假,“当然是因为这个。”

“撒谎?”风天逸眸光暗了暗,他凑得有些近,“不要对本皇撒谎。”

嘿,这人居然不吃这一套。不是说历代帝皇都喜欢听阿谀奉承的么,怎么一到了这位,就不吃这一套了呢。羽还真准备好的所有说辞都被推翻了。他有些着急,又再一次把所有都推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他有些沉默了。风天逸有些得意,拆除了一个人的骗局,这下他的皇叔,不该再说他没长大了吧。他眯着眼,透着几分寒光,当然是自以为的,旁人只觉得这位羽皇眼神不好,大概是老了。

“拖下去。”风天逸有些不舍,却要在众多人前立威。于是大手一挥,让人把羽还真拉下去,也不知这一别,还能不能再见

“别别别——”羽还真一慌,连忙扯出了另外一个说辞,无非是家族、母亲之类的。风天逸这次信了,他犹豫了,于是羽还真又连忙加上一句以示忠心,“我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

风天逸捏着他的下巴,逼迫羽还真对上他的眼。羽还真的眼底像是有星星,点亮他的眼底。

他声音有些轻,却又很沉,砸在羽还真的心上,短短两个字,“真的?”

“真的,我为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

他笑了。风天逸笑得令羽还真有些猜不透。

很久以后羽还真才知道,他什么都猜不透,由始至终,他都猜不透。猜不透风天逸,猜不透这个局。

这样也好。羽还真安慰自己。他捂着心口,笑得勉强。

这样,也好。

风天逸凑上去,近得呼吸融在了一起,“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其他的人纷纷表示,眼睛要瞎了,我们还在,羽皇顾及一下我们,适可而止吧。

这不是在挑菁英会成员,这是在选妃啊。

可他们只能咽下肚子,面无表情看着他们。周围怎么有小粉红的气泡,快戳破它们。

羽还真被安排在了清风苑。风天逸安排时,雨瞳木还问了好几遍,“哪儿?清风苑?清、风、苑?陛下您说的是,清——”

风天逸忍不了这个,他打断雨瞳木的话,“就是清风苑,去安排。”

雨瞳木遭了一句吼,也没那么啰嗦了。只好点点头,屁颠屁颠去传旨了。

这清风苑也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初来的菁英会成员,都要和别人一块住。有的人会遭旧人欺负,时不时就是满身伤。风天逸是知道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要管的事太多,这些事儿,不出人命他也不怎么管。

可这新来的居然可以不用和他们一块住。这让雨瞳木大吃一惊,也难怪他来来去去问了四五遍,仍是不信羽皇会拨清风苑给羽还真单独住。

真是特殊。

羽还真当然是不知道的。清风苑正合他的胃口,可他又觉得离风天逸太远,来日有些事,不好做。

他跟在雨瞳木的身后,踏进清风苑。雨瞳木一一给他介绍了,语气里是藏不住的羡慕,“你就好了,得了陛下的恩典,可以单独住在这,我们那时可惨了。”

羽还真不理解,问了一句,“为什么我得了陛下的恩典?”

雨瞳木侧着头上下打量他,最终得到了一句,“陛下他——大概觉得你,有用吧。”

这是诓人的话,却也误打误撞,中了。

可就连风天逸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羽还真浑身是伤,他就不自在,心口紧得喘不上气。

疯了。

他大概是疯了。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109)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