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写写短篇,嗑嗑cp。

【逸真】见到同人文的正主怎么办(四)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下一章本来是要开车的,然而我的肾,好像……


同人本《Destiny》正在预售中,地址 (点我)


(一)(二)(三)


07

太医在祁阳宫前排起了长龙。天色晦暗,这场雪刚停不久,只怕过不了多久又会接着下。祁阳宫内燃起了蜡烛,殿门紧闭着,太医们听不到也看不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是忽然被召来的,一道旨意,将他们都召来了祁阳宫。

 

此时正值严冬,太医们站在门外,裹紧身上的棉衣,搓着手取暖。但凡年纪较大一些的,都被先传进去了。时间一长,只剩下一些小学徒站在门外,摸不着头脑。

 

天色暗了下来,祁阳宫外点上了灯笼,昏黄的光晕开夜色,照在这些小学徒的身上。他们大约站了一两个时辰,腿脚酸麻,身上还背着药箱。又过了半刻,有人走了出来,他脸色很不好,一个劲摇头。

 

小学徒们不多,也就两三个,连忙凑了上去。有人问道,“羽皇这回害得疾很重?”

 

那人摇摇头,一副沉思模样。又有人问,“既然不重,那便是奇难杂症吧?”

 

那人又摇摇头,唉声叹气。众人不解,忙又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他们自知医术有限,生怕进去替羽皇诊断出了错,就丢了性命。因此心惊胆跳,忘了疲累,只当进去过还能安全出来的人都是能救命的人。

 

那人看着两三名小学徒,让大家凑近了些,这才说道,“羽皇身体健康得很,压根没有任何疾病。可看羽皇的意思,便是真的要诊出什么病症才罢休。”

 

小学徒们很疑惑。当然疑惑的人不止他们,每个进去了又出来的太医,无论资历,都感到疑惑。他们猜不透羽皇。一般诊出无病无痛便是喜,可看羽皇的模样,却变忧了。太医们没受任何罚,也没让羽皇骂一顿,只是让雨瞳木一一给请出去了。

 

某个小学徒有个大胆的猜想——这羽皇会不会,是疯了。

 

话音刚落,身旁的人都上来捂他的嘴,这得是不要命了才敢这样说。小学徒呜呜叫着,示意自己不会再说,才被人放开了。可他真心认为,羽皇绝对是患了失心疯。

 

太医们都被送走了,小学徒一个也不剩。风天逸揉了揉眉心,他有些疲惫。看了半日的太医,什么也没看出来。他看了多久的太医,雨瞳木就陪了多久。贴身如他,也猜不透风天逸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风天逸正疑惑,正巧看见了一旁的雨瞳木。他动动手指,示意雨瞳木离自己近一点。雨瞳木走过去,问道,“陛下,有什么吩咐吗?”

 

风天逸声音压得很低,一副极其严肃的模样,只问了一句,“本皇是不是有病?”

 

雨瞳木险些站不稳。好再大风大浪他都见过,因此也只是腿软了一点。高高在上的羽族之皇,深夜关上门,和贴身侍卫独处时问出这样的问题。嗯,是挺有病的。雨瞳木心里这么想着,却不敢说出来。

 

待雨瞳木缓过来了,他才赔笑道,“陛下请了那么那么多太医,每名太医都说您健康得很,哪来的病。”他又补上一句,“陛下不要胡思乱想。”

 

风天逸仍是不信,他离远了些,“既然没病,他为什么那么排斥本皇。”他喃喃着,靠在椅子上,“难不成,是他有病,怕传染本皇?”

 

雨瞳木发誓,他想说些什么的,可他压根来不及。只听见这位尊贵的羽皇仿若被打动,表情变得让人琢磨不透,口中念念有词,“这么为我着想,想来是喜欢上我了,啧,还撒谎呢。”

 

是疯了。雨瞳木看着他,心里想着,这绝对是疯了。

 

第二日一大早,羽还真还沉浸在梦里。昨夜下了一场大雪,霜雪挂在树枝上,少了鸟雀扰清梦,羽还真这一觉睡得不错。

 

直到他听见清风苑的门被人打开,将他从美梦中惊醒。要知道,他在梦里刚拜了机枢为师,正欲好好学两招,就被这些声响给吵醒了。他眯着眼,光线刺眼,使他一时间睁不开。那些人穿过庭院,羽还真听得到他们的脚步声,便有些着急,连忙从床上下来,扯过一旁的外衣,披在身上。

 

他刚披好外衣,便有人急促敲着门。羽还真一叠声应过去,小跑着打开了门。只见来的人众多,浩浩荡荡,皆背着小药箱。上至古稀,下至束发。一众人等,站在清风苑门外,领着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雨瞳木。

 

雨瞳木的心情也是不言而喻。他看着眼前的羽还真,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解释。羽还真探出门外粗略看了一眼,便问道,“他们是来……?”

 

雨瞳木有些支支吾吾。羽还真没听清,又问了一遍。雨瞳木才说道,“羽皇说你有病,让我找了太医院的人来诊脉。”

 

羽还真想,自己一定是没睡醒,所以听不清。自己有什么,有病?胡说八道!羽还真心情复杂,他看着这些人,说道,“我真没病。”

 

雨瞳木微乎其微点了点头,用口型说了句“我知道。”,但仍是让人进了屋。

 

于是这个早晨羽还真连早膳都来不及吃,就接见了一个又一个的太医。他们重复着一模一样的说辞,羽还真起初还会说句谢谢,到后面变成了面无表情。

 

太医们终于走光了,只剩下雨瞳木。羽还真觉得身心疲惫,见雨瞳木还在,于是问了句,“你怎么还在这?”

 

雨瞳木咳了一声,道,“陛下让我托句话。”他装腔作势,“羽还真,不必亲自来磕头谢恩。”

 

我谢谢你全家。

 

温润如他,也在心里悄悄骂起了人。

 

风刃打了一个喷嚏,好好的,该不会是病了。不行,他得找太医来瞧瞧。

 

08

雨瞳木回到了祁阳宫。

 

风天逸信心满满,等待着属于他的谢恩。雨瞳木例行汇报完毕,发现风天逸仍是看着他,目不转睛。雨瞳木心里有些慌,但他不表现出来。

 

雨瞳木摊摊手,表示真没了。风天逸这才收回目光,有些失望,还一边喃喃着不可能三个字。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太医说他真没病?”

 

雨瞳木老老实实把太医说过的说给他听,并在心里想,要有病也不能是羽还真有病,是您老有病。可就算给雨瞳木八个胆,他也不敢说出口。只能点了点头,说道,“太医说他身体也好,吃嘛嘛香。”

 

于是风天逸又开始纠结那个问题,“那他为什么躲着本皇。”

 

雨瞳木一下就想到了。要说雨瞳木瘦的那一段日子,也能算得上翩翩公子,只是后来管不住口,就被踢出翩翩公子的行列。当年也有几个姑娘喜欢他,只是雨瞳木没答应。这算是他们几个人中,唯一一个触碰过这方面的,如今一听,再去一看,大概知道了。

 

原来羽皇,也会为情所困,而且还不知道自己完完全全是被人嫌弃了。雨瞳木打算开解一下这个为情所困的羽皇,“陛下,你这确实是病,但只有一个办法能治。”

 

风天逸来了兴趣,“你有什么法子,通通说出来。”

 

雨瞳木往后退一步,小心翼翼道,“您可不许怪我、罚我。”

 

风天逸点头答应了,像是给了他一道护身符。雨瞳木这才敢说出口,只有三个字,“不要脸。”

 

按雨瞳木说的三字真言,风天逸晚上时忽然来到了清风苑。羽还真早该想到的,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早上刚派了成群的太医,晚上又来了。

 

羽还真肚子里还堆着火气,碍于风天逸的身份,还有那些话本带来的感觉,令他把这些压在心底。话本,他突然想起话本。该不会那些太医是来诊断他身体无恙,然后他就会被献给风天逸……

 

一想到风天逸脱衣服,按话本里的情节走。一股恐惧油然而生,疯狂在羽还真的心底发芽。他不要,他绝对不要成为羽皇的男宠。

 

他不要!

 

羽还真在心底大喊着,面上却不起波澜。只因羽皇如今站在他面前,站得笔直,依旧保持着他的高傲。

 

“今早那些人……咳。”他装模作样咳了一声,“扰到你了吧。”

 

“既然是陛下特地派来的,我就当是诊脉了。”羽还真咬重特地两个字,暗中发着无名火,“陛下,那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过来了吗?”风天逸理直气壮,“本皇告诉你,本皇不单今天过来,明天也会过来,后天也会,以后每一天,都会来。”

 

他一字一句,说得坚定。换作闺中姑娘,听到这样的话只有三个反应。第一,想嫁。第二,毫无波动。第三,写话本。羽还真不是闺中姑娘,所以他的反应属于第四,风天逸是个流氓。

 

他确定了这个事实,也确定自己或许将在未来某一天,落得像话本上的那些结局。

 

不是生离,就是死别。

 

羽还真笑不出来了,一脸尴尬。他小心翼翼,“陛下是,特别喜欢清风苑吗?”

 

风天逸摇了摇头,不一会儿又点了点头。他忽然笑了,笑得羽还真有些毛骨悚然。

 

“我不是喜欢清风苑,我是喜欢——”


评论(10)
热度(117)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