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逸真】你到底在怂什么(上)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01

他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今夜的雨很大,隔着厚玻璃都能听见雨滴砸在地面上的声音。狂风呼啸,他们冒着大雨回到了羽还真的家。

 

他们身上甚至还被雨打湿了,衬衫变得透明,黏在皮肤上十分冰凉。他还从未试过离羽还真那么近,近到仿佛能数清羽还真的睫毛,亦或是头发上沾了多少雨珠。

 

这间房子太安静了。安静到风天逸能清晰听见钟表走动的声音,以及羽还真的呼吸声。十分平稳,他大概是做了一个好梦。

 

酒气很浓,闻不到一丝牛奶味。风天逸一直认为羽还真是牛奶味的,甜而不腻,如一颗怎么吃都不腻的奶糖。他从见第一面开始就这样认为,这么多年来,这个念头一直深埋在他心里,没有消失。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念头。

 

他们刚从酒会回来。羽还真很容易喝醉,十分容易。两瓶啤酒就能让他晕头转向,而他今晚喝了一小杯白酒和一瓶红酒,结果被风天逸扶着回家。

 

羽还真连路也走不好,摇摇晃晃,最终双双摔倒在沙发前。风天逸怕他撞疼了,一只手护着他的后脑勺,顺理成章把他压在身下。

 

太近了。这个距离实在太近了。他试过离羽还真近,但也来没有那么近,他们之间总会有一定的距离,也不知是谁定下的规定,像是一堵透明的玻璃墙,将两人隔开。

 

他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吻上羽还真。

 

一切都正好,仿佛是上天的安排,羽还真醉得不省人事。如果亲下去,羽还真一定不会发现,如果亲下去。一旦有了这个念头,他的目光就再也无法离开羽还真的唇,一定很软,他甚至想伸出手捏一捏。

 

这个念头使他口干舌燥,燥热感从手心开始烧起来。大概是关上窗的缘故,连空气都稀薄了几分。他连忙扶起羽还真,压下脑海里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

 

衣服还是湿着的,风天逸怕他着凉,于是从衣柜找出一件衣服,打算给他换上。羽还真被打扰了,发出几声嘟囔。

 

他安顿好羽还真,开窗透气。清凉的空气吸入肺中,他清醒了几分。雨还在下,羽还真在另一间房睡得很熟,一切都很和平。对,很和平。风天逸站了很久,才走向门口,把客厅的灯关了,离开羽还真的家。

 

羽还真在黑暗中睁开眼。

 

风天逸指腹的触感还留在羽还真的肌肤上。雨那么大,风天逸该怎么回家。他在黑暗中担忧着,可始终没起来。在风天逸的记忆里,他应该是醉得不省人事的,醉得走不回家,摇摇晃晃,摔倒在地。

 

如果他当初要是亲下来。

 

他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棉被里。

 

他们总会遇见,在狭小的电梯里。纵使四周有人,可风天逸却觉得空无一人。他和羽还真并肩站着,贴着电梯。不出预料,羽还真开口问:“昨晚是你送我回家的吗?”

 

风天逸点点头:“是,你醉成那样,偏学人喝酒。”他轻声说,“走路都走不稳。”

 

羽还真答谢道:“谢谢你。”

 

话刚说完,羽还真就觉得实在太陌生了,他们的谈话什么时候那么生疏了,宛如两个陌生人,硬生生聊着天。风天逸笑了一声:“我怕我要是不送你回家,估计你就要睡在大街上了。”

 

羽还真又问:“我酒品应该还好吧,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姿势或者说出什么蠢话吧?”

 

他显得十分着急。想起昨晚的距离,风天逸选择隐瞒,他摇摇头:“没有,昨晚下雨了,我怕你着凉。”他指了指羽还真的衣服,“于是帮你换了。”

 

“哦——”羽还真低下头,盯着光滑的电梯看

 

他居然只字不提,难道是自己太直了吗,还是他太直了。风天逸瞧他不说话,也跟着低下头看电梯。

 

叮。楼层到了,他们并肩走出电梯。分别时风天逸劝道:“往后别喝那么多了。”

 

万一我不在呢。这句被他吞下了肚。

 

羽还真愣了一会,点点头,往座位走去。各怀心事,没人知晓。烂在肚子里,反倒成了心病。风天逸生怕他对昨天那件事有印象,会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心怀不轨的人。而羽还真却希望他是心怀不轨的人。

 

感情藏得很深,四目相对时,他们看不到双方眼里的火花。只有一方注视一方时,才流露出来。

 

很奇怪,他们没有察觉,可有的人却知晓,譬如雪飞霜。她是在三年前知晓的,羽还真的眼神出卖了他,再三逼问下,他才交代了。

 

看着他们这,雪飞霜都替他们辛苦。

02

“他就是傻,就是笨,就是蠢!”

 

羽还真咬下一块面包,含糊不清指责风天逸昨晚的行为。仿佛把那块面包当做风天逸,恨不得要千刀万剐,撕成碎片。

 

雪飞霜担忧他呛着,连忙送上咖啡,以免他噎着。午饭时间,羽还真提起昨晚的事,情绪激动,连吃东西时都在指责风天逸。

 

雪飞霜搅拌着咖啡,一脸无奈:“那你希望他怎么样,真的亲上去,然后——”她挤眉弄眼,“顺理成章?”

 

羽还真就着咖啡咽下那块面包,雪飞霜的话令他陷入思考。一步一步来才是对的,在想了很久后,他得出这个结果。他总不能指望风天逸一瞬间就变了,要循循善诱。这么想着,他长舒一口气,心底也不再纠结了。

 

他是好了,雪飞霜却很多疑问:“你不会期待他先开口吧?”

 

羽还真点点头。雪飞霜叹气,本来就无奈,现在更多了几分:“如果他一辈子不说,你不会要等他一辈子吧?”

 

羽还真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主,如今听她这样问,也觉得前路迷茫。倘若风天逸喜欢自己,那么早该说了,何必又拖了那么多年。他又咬下一块面包,含糊不清:“如果圣诞节他什么都不说,那我就——”他吞下面包,心里酸酸的,“再也不等了。”

 

白庭君听他说了昨晚的经历。面前的茶冒着热气,升起薄薄的雾。白庭君像看一个怪物似的打量他,风天逸被盯得浑身不自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庭君淡淡说道:“没什么。只是我左看右看,你怎么也不像到嘴了还不吃的人。”

 

风天逸皮笑肉不笑:“是吗?”

 

白庭君摇摇头:“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喜欢他,我们有目共睹,所以你能忍着,我也是……挺不相信的。”

 

风天逸轻叹一声:“要慢慢来。”

 

他一直想慢慢来,于是慢了三年。不温不火,没有太大的进步,除了风天逸在这三年里知道了羽还真住哪。连白庭君都认为他这个速度太慢了,何年何月才能在一起。

 

他真的太慢了。白庭君忽然说道:“你不怕他没耐心等下去了吗?”他继续吓唬风天逸,“从天而降一个女朋友,又或是男朋友,总之不是你。你不怕吗?”

 

风天逸一怔,说:“我会说出口的,我一定会的。”

 

他很是坚定。可这句话白庭君听了很多次,耳朵都快要起茧了。他打了个哈欠,说道:“算了吧。”他看着风天逸,“只是人的等待是有期限的,你或许快超出期限了。”

 

他站起身,走到风天逸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

 

他留下凉透的茶和风天逸。

 

又开始下雨了。羽还真没带伞,站在公司楼下,像是在等这场雨停。风天逸出现在他身边,手上拿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他看着雨滴,问道:“一起走?”

 

羽还真点点头。风天逸撑着伞,和他一起走在雨中。风天逸侧着伞,像是故意要偏向他,不让羽还真受雨淋。雨珠顺着伞流下,他们就这样走在雨中。羽还真说道:“我想去一趟超市。”

 

他压根就没有这个需求,只不过是为了和风天逸再待一会,再待一会。超市不远,他们是走路去的。下雨天很少人逛出来,连超市都略显冷清。羽还真根本不知道要买什么,家里什么也不缺,他们逛了一大半后,他往购物车里丢了几盒牛奶。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买,大概是雪飞霜曾经劝他多喝牛奶对身体好。这是多少年前的话,羽还真居然还能翻出来。

 

风天逸看到牛奶就想起离羽还真那么近的那一瞬,可惜只有浓浓的酒气。他问道:“还没断奶?”

 

羽还真咬着牙:“滚。”

 

最后购物车里只有几盒牛奶和一些零食,都是些不重要的东西。一一付过账,风天逸替他拿着。走到门口时才意识到,于是把购物袋还给他。他们刻意避开对方的手指,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接过了购物袋。

 

雨已经停了。地面湿漉漉,羽还真提着购物袋,他们都没有离去的打算。没人开口,气氛很沉默。羽还真沉不住气,问道:“你还有什么没说的吗?”

 

风天逸回过神,摇摇头:“没有。”

 

一口气堵在心里,羽还真差点喘不上气:“那么,再见了。”

 

他转身离开,不停地碎碎念。

 

这个大笨蛋。

全文链接
 
 
 
评论(13)
 
 
热度(109)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