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写写短篇,嗑嗑cp。

【逸真】藏(下)

OOC注意,三无,瞎写,注意。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上)


03

“又偷人家东西?”易茯苓似笑非笑看向风天逸手中的钥匙,她靠在电梯里,摆出一副看戏的表情,不轻不重批评风天逸,“你啊你啊,怎么能偷人家东西呢,这是违法犯罪。”

 

“你别急着说我,你也偷过。”风天逸不慌不忙,侧着头看向易茯苓,“要说违法犯罪,你也违法犯罪了,不是吗?我的同谋。”

 

“我那是为你好,你别好心当做驴肝肺。”易茯苓用食指对着风天逸,上下点了点,还不忘欣赏自己前几天刚做的新指甲,“什么叫东郭先生与狼,农夫与蛇。我今儿个,算是见到了。”

 

“改天请你吃饭。”风天逸将钥匙收回夹层,钱包一合,又放回口袋里,“地点你选,菜品你挑,钱,我付。”

 

“这可是你说的,风天逸,别反悔。”易茯苓眼睛一亮,“上回托羽还真福才能去的那家,真心好吃,就去这。”

 

“好啊。”风天逸大方应下。电梯门开了,他和易茯苓肩并肩走出电梯,顺便压低声音问了一句,“要帮你叫白庭君吗?”

 

“废话。”易茯苓左顾右看,不见白庭君,才用拍了一下风天逸的肩膀,“我帮了你那么多,你是不是也要帮我一次。”

 

风天逸比了个OK的手势,往办公室走去。

 

易茯苓一边往办公桌走,一边想着:三天啊,四舍五入,就是三年了。属于他俩的春天,总算要到了。

 

她顿时有种儿子长大要娶老婆的欣慰感。就差热泪盈眶,拉着风天逸的手诉说这几年来的不易。所有人都知道风天逸的一番心意,就知道羽还真,也不知道是真瞎还是假聋,总之这几年来,他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不喜欢,还是没反应过来。所有人都弄不清楚,正巧这三天,让风天逸摸摸清楚,再决定要不要表白。

 

但是,不管喜不喜欢,表白总是要的。她改变了想法。连喜欢都不敢说,那怎么能说喜欢。易茯苓在已经开始帮风天逸策划表白,烛光,西餐,烟火。最后,她的少女心被激发。什么时候白庭君能来这一出,她就心满意足了。

 

他们背着羽还真,偷偷聚在了一起。正好兑现请客的诺言。白庭君忙着吃,易茯苓忙着说,风天逸忙着出神。

 

易茯苓说到一半,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果汁,才发现风天逸在出神,身旁的白庭君只知道埋头吃。她有些心疼自己的嗓子,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喂喂喂,都给我醒醒。”易茯苓拍了拍桌子,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吃什么呢,想什么呢,都忘了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对不对?”

 

“没忘,我这不是,吃多点,补补吗。”白庭君含糊不清地说着,努力咀嚼口里那块烤得刚刚好的肉,“你看,正主在这愁眉苦脸的,你开导开导他。”

 

“还说呢,就知道吃,我刚才说了半个小时,他怕是一句都没听进去。”易茯苓啪一声放下筷子,伸出手在风天逸眼前晃了晃,“风天逸,回魂啦,快回魂。”

 

“什么事?”风天逸正是思考到高峰时,突然被打断,他有些懵,看向易茯苓,“吃完了吗?”

 

“完?我看你要完。”易茯苓白了一眼,恨铁不成钢啊,“还追不追羽还真了?”

 

“当然追,我找你们来,就是问问意见的。”风天逸点了点头,“他,喜欢我吗?”

 

“这点,你问我们,压根没用。”易茯苓老老实实回答,摆了摆手,“你得问他去。哪怕他不喜欢你,至少你也说了。要表白,不要怂。”

 

“可不就是,我们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懂这些。”白庭君又吃了一块肉

 

你还有脸说别人。易茯苓的白眼都要翻上天。难不成,真要让她一个女孩子主动,率先说出那句我喜欢你吗。

 

果然物以类聚,都是怂包。

 

易茯苓又问道,“想好怎么告白了吗?”

 

风天逸认认真真考虑了三十秒,最终说道,“就和平时一样,在家的时候,告诉他。”

 

易茯苓本想说这不好。可她仔细想了想,或许不一定要那么多形式的东西,在家就很好,也很温馨。

 

她点了点头,“你打算什么时候表白呢?”

 

风天逸又考虑了三十秒,“吃饭的时候?”

 

“你会让他噎死的。”

 

“那,睡觉的时候。”

 

“你会吓死他的。”

 

“那,早上起来的时候。”

 

“你就不能选,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

 

易茯苓一共心疼了羽还真,三秒。

04

鸡蛋在平底锅里,培根片也在。鸡蛋煎得滋滋响,培根的颜色逐渐加深,香气四溢。

 

羽还真打了个哈欠。一只手握着平底锅柄,一只手叉在腰上,像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

 

他本想再睡一觉,可一想到答应好的早餐,他眯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撞到了不少东西,被疼醒了。他揉了揉头,洗漱好后,去厨房给风天逸做早餐。

 

风天逸是被食物的香气和滋滋声吵醒的。昨夜又是很久没睡着,那人就在隔壁,他只要打开那扇门,就能看到熟睡中的羽还真。

 

他有钥匙,他当然有。他站在羽还真的门前,与夜色融为一体,却没有那么做。太不道德,风天逸还是一个有道德有底线的人。虽然说偷钥匙这件事,确实不怎么光彩。

 

风天逸洗漱后,站在厨房门前看羽还真。阳光映在他的身上,围着围裙,叉着腰,头发还是乱的,真可爱。风天逸笑得温柔,大概连他自己也无法察觉此刻的自己,笑得是多么的温柔。

 

要是可以一直这样生活下去,该有多好。

 

还有一天,后头早上,雪飞霜就出差回来了。不知为什么,风天逸开始计算雪飞霜回来的日子。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牢牢捏紧,一想到表白这件事,就紧张得透不过气。

 

好了。羽还真将鸡蛋放在面包片上,做了个简单的三明治,倒上橙汁。他一扭头,看见站在门前的风天逸,心脏差点蹦出来。

 

“有模有样,挺好的。”风天逸明明是想夸的,却夸不出口,只好说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的。”羽还真端着盘子,往客厅走。他有种他是这个家主人的感觉。

 

羽还真连忙摇了摇头,这个家已经有个男主人,接下来只可能有个女主人,轮不到自己的。他放慢脚步,不知哪来的丧气填满了他的心。

 

风天逸跟在他后头。他不知道羽还真在想什么,反正他此时在想,他们真像同居,倘若真的同居,一定会是这样的。风天逸有些莫名的兴奋与期待。

 

他们对立而坐,一人一碟子,一人一橙汁,一模一样。羽还真咬了一口三明治,幸福,太幸福了。

 

明明从前他也这样做早餐给雪飞霜,怎么就没那么幸福呢,大概是风天逸的家,给他一种错觉吧。这谎扯得,他自己都不相信。

 

难不成,真是眼前人,才令他感到幸福吗。可他还能感受多久呢,一天,一个夜晚,还是一个小时。迟早会没有的,羽还真又丧了。

 

其实这几年,他和风天逸虽然身体接触不怎么多,但心灵上的接触,羽还真自认为,还是挺多的。他甚至有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点——喜欢风天逸。他之所以归类为喜欢,是因为他实在无法解释这份感情,友情吗,谁的友情会想在朋友说话时,亲上去呢。

 

会在夜晚,会在清晨,挂念他,希望他就在枕边。会看向他时,心脏跳动得,像要出来了。谁会呢,大概只有羽还真吧。

 

大概只有,自己吧。

 

橙汁酸酸的,酸得他眼眶一热,像是吃了一大块柠檬。太酸了,之前的甜都去哪了。他有些埋怨地看向橙汁,连咀嚼三明治的力气,也都失去了。

 

他们一同去上班,在楼层别分。易茯苓提醒他:这可是最后一个晚上,再不把握好,就失去了。这三天,难道你一点感触都没有吗。

 

他想起了今早厨房里的羽还真。

 

难道一点感触都没有吗。

 

怎么会。

 

风天逸笑着,却没有回答。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把这句话说出口。无论羽还真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答案,他都要说。

 

最后一个晚上。明晚雪飞霜就要回来了。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风天逸心里叫嚣着:说出口,说出口,让他知道,亲上去!

 

但他没有那么做,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心里已经波涛汹涌。海浪能将他淹没,能让他溺水,可他没有呼救,而是静静的,接受着海浪的拍打。

 

他没那么做。一整夜,他都没有说出口。他对不起易茯苓,他还是怂了。对上羽还真眼睛的那一刻起,他就怂了。像个十六七岁的小男生,初次向心仪的人表白。手心里是汗,呼吸急促,额头冒汗。如果易茯苓在,定是要笑他怂包一个的。

 

雪飞霜的电话是在第二天的晚上打来的。羽还真想收拾东西,可他想了想,自己本来就没有带东西过来。

 

“谢谢你收留了我三天。”羽还真低着头,笑着道谢,“要不是你,我估计得在酒店住了。”

 

“没关系,要是有下一次——”他咽了咽口水,“你还可以,过来我这。”

 

“我会劝我姐姐换指纹锁的。”羽还真语气平淡,实则也是在纠结一些事

 

“那,你就在隔壁,我……不送了。”风天逸看着他,“……走吧。”

 

羽还真点了点头。

 

他们的心里像是有两个人在互相争吵。羽还真不舍得走,风天逸不舍得他走。

 

总要有人踏出一步的,羽还真咬咬牙,转身看着风天逸。

 

“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我想跟你说件事。”

 

几乎是同时。

 

他们没有想到,有些惊讶。

 

“你的钥匙,是我偷的。”风天逸也戳破了那层纸,“一次,两次,三次,绝不是偶然,也不是你粗心大意,是我,我想你——和我住在一起。”

 

“我喜欢你。几年前就喜欢你,几年后还是会喜欢你。”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我就是喜欢你,我不会打扰你的。”

 

“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

 

他又重复了一遍,显得有些落寞。

 

羽还真沉默了一会,时间不长,但对于风天逸来说,却很煎熬。还好羽还真从不肯让他受煎熬,他很快就将风天逸从煎熬中解脱了。

 

“我撒谎了。我不会换指纹锁的,我是个粗心大意的人,我的钥匙肯定会再丢的。满世界都找不到,我也不住酒店,我哪儿都不去。”

 

“我就蹲在你家门口。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

 

风天逸笑了,温柔得如那个早晨,他在阳光下看到羽还真,看到了未来。

 

“蹲着做什么。进来,和我一块。”

评论(3)
热度(67)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