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逸真】见到同人文的正主怎么办(五)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车的话……下一章……再开吧。(死掉)


(一)(二)(三)(四)


09

他到底是没把那句话说完整。羽还真一头雾水,他悟不透也猜不透,风天逸究竟想要说什么。

 

二人僵持了很久,大眼瞪小眼,没人肯动一步。

 

羽还真觉得腿很累。明明三步开外就有石凳石桌,倘若羽皇觉得这些脏,大可再走几步进屋里去。他想坐下来继续瞪。

 

风天逸显然是高估了羽还真,他本以为不用戳破,只需轻轻一点,羽还真就会明白那层纸后面藏着什么。可他和羽还真大眼瞪小眼了那么久,后者连个最简单的反应都没有,只是傻愣愣地看着自己,显然是没悟透风天逸的那句话。

 

真是个蠢货。

 

可就算是蠢货,也是自己看上的蠢货。风天逸无奈叹气,他认命了。看来这层纸不单是要戳破,还要完全撕烂,这样羽还真才会明白。

 

那人还在傻傻看着自己,他看不透自己的心,也看不懂自己在想什么。他的眼睛真好看,眼底宛如一汪清泉,单单只看一眼,就能让风天逸沉浸在里面。这是风天逸花了一刻大眼瞪小眼得出来的结果。

 

难怪他这般喜欢羽还真,一定是因为这双眼睛。

 

可当他又看向其他地方时,他才觉得羽还真每一处都这样好看。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羽还真的笑,如同春风,驱赶冬日寒冷,落在他的心上。

 

完了,堂堂南羽都的羽皇,竟然被蛊惑了。接下来该如何治理南羽都,如何令民众信服,如何——如何——才能把羽还真娶做羽后。

 

思绪最终还是停留在了最后一个问题,在羽还真面前,南羽都和民众,先放放吧,又不是什么火烧眉毛的急事。相比这两样,追羽还真才是最急的。怎么样才能做到不露声色地等人来追,风天逸有些着急。

 

他想让羽还真反过来追自己,敬畏自己,心悦自己。可如今看来,这只能是个美好的幻想了。

 

“陛下。”羽还真终于支撑不住,他实在是不想再站着了,“如果您没有其他事,不如——回去吧。”

 

“倘若本皇今晚,要在这睡呢?”风天逸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咽不下,吐不出,化作一句他从不会说的话

 

“……”这回轮到羽还真沉默了。他看起来像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哪怕从一开始他就是被选做男宠,他认了,可……临幸前能不能提前告知一声,“陛,陛下为,为什么……要留下呢?”

 

羽还真连话都不会说了。风天逸看他那样,在心底翻了个白眼,更加稳固了他每天都要来的决心,“本皇与你说笑的。时候不早了,本皇也该走了。”

 

他有些恋恋不舍,走的时候还希望羽还真会留他。不说同睡一张床,也不说过夜,哪怕只是留下来喝一盏茶也好。

 

可他缓缓踏出清风苑,没有得到一句挽留。

 

算了。风天逸宽慰自己,抬起头来看满天星辰。他总有一日会与羽还真并肩看星辰,喝着热茶,谈天谈地。

 

路还很长,不急在这一时。

 

他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往祁阳宫走去。

 

往后三四日,风天逸一日不落,日日都往清风苑来。直到有一日,他敲不开羽还真的门。羽还真缩在被窝里,他每日都提心吊胆,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永远困在清风苑,成为风天逸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男宠。

 

倘若真是那样,还不如避而不见,死得痛快。风天逸显然被他想成了暴君,动不动就用刑的暴君。

 

此时暴君就站在门口,耐着性子敲了好几遍门。羽还真终于开口,他缩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我病了,不见。”

 

嘿,这蠢货胆子肥了不少。美味佳肴把他人养圆了一圈不说,也把胆子养肥了。风天逸气得眉毛都飞了起来,他瞪着那扇门。最终压下火气,说道,“既然病了,本皇可就召太医了。”他慢悠悠地说,“太医院的太医,你也都见过了。他们一旦来了,这一日也就过去了。”

 

一想起那一日太医们在清风苑排长龙的景象,疲惫感就爬上羽还真的心。他连忙从被窝里出来,满满怨气,走向门口。他打开了门,看见羽皇似笑非笑看着自己,还不往挑了挑眉毛。

 

羽还真不得不承认。他不想见风天逸除了害怕,还有一个小原因。他不敢去看风天逸,心跳得厉害,跟着那人往屋子里走。

 

风天逸对他确实很好,要什么有什么,机枢的著作一共就那么几本,如今都摆在了羽还真的桌上。吃得好,住得好,样样顺心。风天逸不像话本里的羽皇,比她们写的要温柔多了。除了偶尔的无赖,他还真找不到嫌弃的地方。

 

可那人毕竟是羽皇,是自己高攀不上的。羽还真长叹一声,他想叫一声风天逸,又或是去掉风字,直接叫他一声天逸。

 

他不行,羽还真知道,他不行。所以他露出一个恭敬的笑,朝着风天逸说道,“羽皇陛下。”

 

羽皇,陛下。

 

简单四个字,就是一道鸿沟。

 

10

风天逸开了恩,准许雪飞霜来看羽还真。说是恩典,其实是怕羽还真一个人在清风苑久了,连姐姐的面都见不到,会思念她。

 

然而风天逸下了一道圣旨,雪飞霜毫无动静,第二道时,她仍是装病不来,第三道升值是时,她总算答应了。风天逸以为雪飞霜故意刁难自己,实则不是,雪飞霜只是在等新的话本,仅此而已。

 

雪飞霜来的那日天气异常晴朗,枝头的雪融成水,滴滴答答。雪飞霜迎着阳光,从轿子中下来。身后侍从提着食盒和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袱,跟着雪飞霜往清风苑走。

 

她踏过松软的雪,踩过埋在雪下的枯枝,心底堆着满满的兴奋。她已许久不曾见过羽还真,没有羽还真的这段时日,没人在她看哭的时候递帕子,也没人听她讲话,实在是难受极了。

 

她是想念羽还真的,但不得不说,她更想念和羽还真讨论话本时。走到一半,她回头看了眼侍从手上的包袱,笑得意味不明。

 

羽还真得知今日雪飞霜会来。这个消息是风天逸亲自来告诉自己的,他当然会亲自,只因他每日都要来清风苑一趟。有时是傍晚,有时是下午,一待就待很久,除非那一日风天逸实在太忙。

 

他们相处了一月有余,羽还真的心仍是悬着的。风天逸来得这样勤,怕是有什么目的。但每次风天逸都不做什么,只是坐在一旁,或喝茶,或看书,或与羽还真聊上几句。

 

风天逸偶尔会碰到羽还真,而羽还真的反应虽然没有第一次的大,可也是僵着的,动也不敢动。风天逸在心底想,这人也太直了吧。

 

羽还真站在门前迎雪飞霜,他远远看见粉嫩的服饰,猜是雪飞霜来了。羽还真心情复杂,倒也不是他厌恶雪飞霜,他确确实实想姐姐了,也确确实实怕姐姐。离别时的交代历历在目,雪飞霜的一举一动,像是确定羽还真会成为男宠似的。

 

相隔几步,雪飞霜忽然扑进羽还真的怀里,像一只小鸟。羽还真往后退了几步,才承受得住雪飞霜。雪飞霜在他怀中蹭了蹭,声音很小,“还真,没了你,当真无趣。”她抬着头,对上羽还真的眼,笑道,“我给你带好东西来啦。”

 

她这一说,羽还真能猜到是什么,绝对又是话本。从前在府里,偷偷摸摸看也就算了,如今这可是羽宫,他生怕风天逸会发现。可雪飞霜显得很兴奋,离开他的怀中,便拉着羽还真的袖子往屋里走。

 

她还不忘问羽还真如今现状如何,“你在这过得好吗?陛下对你怎么样,好还是不好,吃得饱吗,穿得暖吗?有没有人欺负你呀?”

 

她透过一口气,一连串问下去。羽还真只得一个一个回答,“陛下对我很好,吃得好穿得暖,清风苑偏僻,陛下不怎么让人来。”

 

雪飞霜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陛下没有那样对你。”

 

羽还真猜测,估计雪飞霜又看了哪册话本,开始担心自己了。他们先后进了屋,羽还真煮了一壶茶,给二人各分了一杯。雪飞霜让人把食盒包袱拿进来,放在桌上,再让他们出去。

 

食盒里是平日的糕点,羽还真每日吃的也是这些。雪飞霜将糕点一碟一碟取出,放在桌上,说道,“吃吧,你以前最喜欢的。”

 

羽还真没动,只是笑着道谢,“谢谢姐姐,没想到你还记着呢。”

 

雪飞霜没看他,而是转向那个包袱。她打开包袱,里面是两三册话本,“我当然记着呢,这个我也没忘。”她的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兴奋,“这些话本太好看了,我偷偷哭过好几次。”

 

羽还真有些慌。他看着雪飞霜整理好,递到自己眼前。他手有些抖,生怕风天逸会出现,看到这些话本后大发雷霆。雪飞霜毕竟是郡主,自然不会出什么事,倒是自己,身为庶子,雪凛定会不管不顾的。

 

他不是有些慌,而是非常慌。

 

可鬼使神差,他还是接过了那几册话本。大概是雪飞霜那双眼里的期待太多,以至于羽还真不好拒绝。

 

他翻开话本,入目便是几行不可描述的文字,吓得他连忙合上,眼里满是疑惑,看向雪飞霜。雪飞霜似笑非笑,说道,“你没看错,这本话本里,堪比龙阳十八式。”

 

“姐姐——”羽还真只觉得非常尴尬,“那你看我是……为什么呢?”

 

“好东西就要分享,好弟弟,你慢慢看。”雪飞霜喝了一口茶,笑道,“话本我给你了,不急,不急。”

 

救命。羽还真只想叫救命。

 

他硬着头皮看下去,这几册话本都是悲剧结尾,除了羽皇,其余的人都死了。羽还真联想到了自己,万一话本成了真,那么自己到最后,也是会死的。

 

天色暗了些。雪飞霜将要离去,她说道,“我改日再来看你。”她瞄向话本,“我就不带走了,你慢慢看。”

 

羽还真将书往桌上一搁,随着雪飞霜往外走,“我送送你吧。今日你来,我们也没聊几句。”

 

他们一路走出清风苑,有说有笑。离别时,雪飞霜抱了抱羽还真,满怀不舍,“雪家这么多人,我最疼的就是你。”她拍了拍羽还真的后背,“我还会再来的。”

 

轿子越走越远。羽还真往清风苑走,一想到今夜又有好吃的,不禁笑颜逐开。他推开屋子的门,看见风天逸坐在桌山,手里正拿着那本“龙阳十八式”的话本。

 

羽还真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风天逸听见有声响,从话本上挪开眼,定格在羽还真的身上,语气听不出喜怒,“你平日就看这些吗?”

 

羽还真还来不及说什么,便听见风天逸又加了一句

 

“不如本皇,亲自来教你。”


全文链接
 
 
 
评论(19)
 
 
热度(143)
  1. 大污曼酱长眉道长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