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逸真】见到同人文的正主该怎么办(二)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一)


03

零散的字在他脑海中拼凑成一段一段话,最后逼他想起那话本里的情节。比如狠狠把那人压在身下,亲吻和无尽的索求,在那人的肌肤上啃咬。

 

如今正主在他眼前,羽还真再次想起时还不忘把脸放进去。话本里提起的侍卫,不会就是旁边这位吧。他心情复杂,表情耐人寻味,不停偷偷打量雨瞳木。从前读的时候眼睛就疼,如今对上了号,羽还真只觉得眼睛要瞎了。

 

羽还真花了很大的力气,才不让自己露出其他的表情。他绷着恭敬的笑,心里翻江倒海,差一些就要吐出来了。风天逸究竟是怎么下嘴的,雨瞳木也不放过吗。好奇心使羽还真又瞄了一眼风天逸的身后,侍者们站在他身后。羽还真只有一个念头,不会都被风天逸……

 

他这样一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尴尬,实在是太尴尬了。从小到大,他都没有那么尴尬过,遇见话本的主角,理应是幸运的,可如今羽还真只感到了不幸,万分的不幸。

 

不小心被暗暗污蔑的风天逸显然没有发现不妥之处,他忽略了羽还真那尴尬到僵硬的笑容,也忽略了羽还真想要往后退的动作。他清清嗓子,往前走了一步,“本皇来看看你。”

 

风天逸露出了一种偏高傲的表情,仿佛在提醒羽还真这是一个恩典,羽还真该恭恭敬敬的谢恩。

 

然而他不知道,此刻羽还真看不出他要传递的信息,只觉得风天逸无论摆出什么表情都带着……邀请。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还能不能完整的走出羽宫。

 

久久没得到回复,风天逸的表情有些绷不住,皱着眉头,有些不悦。雨瞳木看了,急忙提醒羽还真,“羽皇说他来看看你。”

 

雨瞳木的声音将羽还真的思绪带了回来,他收敛了心中的复杂情绪,朝着风天逸行了点额礼,“多谢羽皇陛下。”

 

他垂着目光,看着低头的羽还真,这才松开了眉头,“不必多礼。”他往清风苑走,留下羽还真一人,一边走,一边问身后的人,“清风苑,住得还习惯吗?”

 

羽还真跟在他后面,又不敢跟太近,不然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他走得慢,和风天逸隔得有些远。风天逸的声音传过来,竟有些听不太清,“住,住得很好。”他勉强听懂了那个问题,于是回答道,“吃得也好,睡得也好。”

 

风天逸点了点头,走到一半时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羽还真。一看才知道,羽还真离他这样远。从来都是他走到哪,那些人就跟到哪,像羽还真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风天逸满心疑惑,想着要么是羽还真腿脚不便,要么就是这些侍者们吓着他了。

 

他立即做了一个决定,下回来看羽还真,谁也不带了。风天逸看着他,道,“离那么远,我说什么,你听得见吗?”

 

风天逸刻意放轻声音,如此一来,羽还真便听不清了。他看见风天逸的嘴张了又合上,便知道他说话了。可他猜不到风天逸说了什么,只好壮着胆子问道,“陛下说了什么?”

 

风天逸轻叹一声,招了招手,示意羽还真离他近点。既然风天逸都这样发话了,羽还真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几步。风天逸觉得仍然不够近,又招了招手。羽还真又走了几步。

 

一来二去,他们距离拉近了许多。风天逸看出羽还真想要离自己远一些的心思,于是坏心眼地伸出手,欲要拉着他的手臂。羽还真一看他的动作,连忙往后退,被小石子绊了一下,摇摇晃晃,差些摔倒。

 

这一连串的动作逗笑了风天逸,可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羽还真这样怕他。他忍着笑,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有威严,“你这是在躲着本皇?”

 

羽还真想说是,可毕竟那人是羽皇,再怎么样也要忍下来的。他笑了笑,看上去人畜无害,“没,没有。只是觉得羽皇尊贵,不,不敢靠近。”

 

况且他压根不知道,风天逸那双手摸过多少男子。按照他看过的话本,摸过的没十个,也有八个。不知不觉,他竟然看过了那么多的话本。他暗道罪过罪过,仍旧面不改色。

 

这个回答正正好,没有引起风天逸的疑心。他似笑非笑看着羽还真,最终转过身,往清风苑里走去,道,“那本皇今日开开恩,留下陪你用晚膳如何?”

 

想到要和话本里的主角一同用膳,羽还真脸色变了变,压下就要涌出口的话,道,“那……便谢过陛下恩,恩典了。”

 

他欲哭无泪,还得不露出任何马脚,好把这场戏演下去。

 

04

夜色渐浓,羽还真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等来了风天逸。这一次没了一阵的脚步声,也没了跟随的侍从,就连雨瞳木也不知所踪,来的只有风天逸一人。

 

清风苑的侍从们备好了晚膳,一道又一道,比他第一天吃的要精致许多。待膳食上齐全了,侍从们也都退了下去,临走还不忘关上门。

 

如此简单平常的动作,在羽还真的解读下,却成了这些侍从们了解风天逸想要做什么,于是把他们二人困在一间屋子里。插翅难逃,插翅难逃啊。

 

羽还真手有些抖,筷子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风天逸听到声音,将目光放在他身上。只见筷子抖啊抖,再顺着筷子看去,原来是羽还真的手在抖。

 

难不成自己真有这么可怕?

 

风天逸百思不得其解,看了羽还真好一会儿,对方没有一点察觉。羽还真是不敢看风天逸的,倒不是害怕,而是一旦看到他的脸,脑海里又会自动想起他跟许多人露骨的话本。

 

浮现话本也就算了,一想到这儿只剩他们二人,羽还真就直冒冷汗。他垂着眼看桌上的菜肴,没有人说话,这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到能让羽还真胡思乱想,他想风天逸是不是个纵欲的人,那些话本真不真实,又或是想自己今晚成功存活的几率有几成。

 

他完全忽视了风天逸。他胡思乱想,风天逸则盯着他看,企图能看出他为什么这样害怕,怕到手都在颤抖。

 

这样一来,这顿晚膳,谁也没吃饱。一个顾着胡思乱想,不敢吃,一个顾着盯羽还真,忘了吃。直到菜肴被撤下去,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压根没饱。

 

羽还真想吃,但他不能提。风天逸想吃,但他要面子,也不提。两个饿着肚子的人对立而坐,一时无话。

 

他发现羽还真总是躲开他的目光,风天逸皱了皱眉,问道,“你很害怕本皇?”

 

羽还真快速看了一眼风天逸,一瞬间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于是又躲过了,“陛下是羽皇,任凭是谁都会害怕的。”

 

听到风天逸的声音,他又自然而然联想到那些话本上有关床笫之间的话语,本来只是字词,如今变成了声音,绕在他的耳边,挥散不去。

 

他明明看过那么多纯情的生离死别,怎么偏偏就想起床笫之间了呢。都怪雪飞霜,此刻他强压着对雪飞霜的谴责,和即将破口而出的话语,把这些换了成一个笑。

 

风天逸喜欢看他笑,莫名其妙的,他觉得羽还真笑起来很好看,一双眼里像是盛满了清澈的水。不像其他人,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谄媚。

 

这么想着,他离羽还真近了一些。羽还真看见距离被缩短,下意识往后退,又远离了风天逸。

 

“你不用怕,本皇不嫌弃你。”风天逸以为他还是怕自己,于是说道,“本皇只是想问问你,还缺什么吗?”

 

“不,不缺了。”羽还真心里想,他是不嫌弃自己,可自己却嫌弃他,“天色不早了,陛下不打算回去吗?”

 

“倘若本皇说——”他慢慢逼近,语气暧昧,“要在这住下呢?”

 

羽还真这回是真炸开了。风天逸都这样说了,自己肯定逃不掉了。他一脸委屈的表情,不知道的看上去,还以为是风天逸欺负他了。

 

他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摇了摇手,“清风苑脏乱差,不适合陛下的。”

 

很好玩。风天逸认为羽还真十分的好玩。当然,这一切都在他不知情的前提下,如果他知道羽还真这样害怕自己是因为坊间流传乱七八糟的话本,指不定要被气死。

 

风天逸笑着看他,“本皇又不吃人,倘若真在这住一晚,那是你的荣幸,你的福气才是。”

 

羽还真愣了一会,才知道风天逸不会在这住下,自己也逃过一劫。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我福薄。”

 

索性风天逸也没有待太久,不然羽还真定又要胡思乱想了。风天逸问了几个最平常不过的问题,便离开了清风苑。

 

看他走远后,羽还真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往后还有更多提心吊胆的日子,再加上雪飞霜说要来看他,这便更令他烦恼了。

 

但此时他只有一个烦恼,那就是好饿。他摸着咕噜叫的肚子,方才满桌菜肴,还不曾细细品尝味道,就被撤走了,实在是浪费。

 

他长叹一声,翻开了机关书。漫漫长夜,只要不是风天逸,谁陪着他都可以。

 

风天逸本想来看看就算了,但没想到羽还真如此好玩,往后一定要多来几次。雨瞳木提着一盏灯笼,跟在他身边。

 

风天逸也好不到哪去,显然也是没吃饱。走了几步路,肚子发出咕噜的声音。四周静谧,所以这一声特别响。

 

“陛下,您这是……”

 

“闭嘴。”


全文链接
 
 
 
评论(10)
 
 
热度(149)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