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逸真】怎么向一夜情的对象表示自己想追他(下)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03
  羽还真怔了,显然还没反应过来风天逸说的“追”究竟是什么意思。
  
  风天逸也不着急,一双眼里浮动笑意,就这么等待羽还真转过弯来,然后答应自己。
  
  幸好羽还真没让他等太久,大约三十秒后,他总算明白那句话的含义。他像是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浑身的毛都炸了。清澈的眼底充满不可置信。
  
  羽还真没有说话,他安静了一会。最后一言不发,拿起桌上的手机,小跑着离开了咖啡厅。
  
  风天逸没追上去,未来还有那么长的时间,他不着急。电话号码存在他的手机里,工作地点看在他的眼底,他总有办法找到羽还真。
  
  他尝了尝面前还有些温热的咖啡,靠在藤编的椅子上,还有些惬意。
  
  午休结束,他回到了公司。白庭君坐在他的位置上,看着风天逸一步步走向自己。风天逸站在他面前,下了逐客令:“起来,回你位置去。”
  
  白庭君乖乖起来了,可没有要回位置的意思。他倚在桌子旁,问道:“打算什么时候打给他?”
  
  白庭君对他有信心,而且他看得出那人是个心肠软的。风天逸坐了下来,听他这么一问,便抬起头看着他:“你就那么确定我要到了电话号码?”
  
  “我所认识的风天逸一定可以。”白庭君压低声音,生怕让别人听见,“打之前你可想好了。你是男的,他也是男的,这是同性恋。”
  
  “同性恋怎么了?”风天逸显得满不在乎,“不管他是谁,我爱就好了。”
  
  白庭君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地拍了拍风天逸的肩膀,便回到了位置上。风天逸看了一会电脑屏幕,满脑子都是羽还真。
  
  那晚的羽还真和今日的羽还真浮现在他眼前,很不真实,让他有一种会随时消失的错觉。
  
  上一次是他喝醉,来不及问联系方式。可这一回他竟然在茫茫人海中再一次遇见羽还真,这是缘分,他更不会放手了。他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盯着那个名字看了好一会,最终选择发了一条短信。
  
  “晚上有空吗?”
  
  一切要从约会开始。
  
  嗯,没毛病。
  
  羽还真一路小跑回到了雪飞霜的咖啡厅。雪飞霜站在收银台前,看见玻璃门外的羽还真,她勾了勾手指,示意羽还真进来。
  
  躲也躲不过了,总要交代清楚的。他咬咬牙,硬着头皮打开了门,朝雪飞霜走去。
  
  出乎意料,雪飞霜并没有一连串地询问。而是沉默了一会,才问羽还真:“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朋友……”原本羽还真还想遮一遮,可当他看见雪飞霜的眼神时,便知道这一切遮不过去了,只好坦白,“那天我和易茯苓去酒吧,后来我喝醉了,在酒吧后巷遇见了他,然后……就……”
  
  他没说完,但雪飞霜也能猜个大概了。她叹了一声,眉头皱着,苦大仇深的模样,让羽还真手足无措:“姐、姐姐,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知道我错了,我下回不去酒吧了,也不见他了。”
  
  雪飞霜抬了抬头,对上了羽还真的眼。她伸出手摸着羽还真的脸,道:“辛苦你了。”
  
  简短四个字,羽还真却觉得有些听不懂。他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还不等他问出口,便听见雪飞霜说道:“你回家好好休息吧。”
  
  羽还真更摸不着头脑了。
  
  虽然还没转过弯来,可他乖乖听话,决定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一定是太累了,一定是。他安慰自己,往门外走去。
  
  短信提示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没有备注的号码,一时还想不起是谁。当他看到内容时,他才知道是谁发的短袖。
  
  是风天逸。
  
  那张脸出现在他脑海里,连带着那晚的记忆,让他脸红心跳,一时间忘了离开咖啡厅。
  
  雪飞霜用手撑着头,慢悠悠说了一句:“要想回家想,注意点形象。”
  
  羽还真咳了一声企图掩盖,把手机重新放回口袋,他还在犹豫要不要答应风天逸的邀请。他的手刚触碰到门把手,便听见雪飞霜在后头说着:“我今晚不煮你的饭。”
  
  这便是变相让羽还真答应邀请。他回过头看雪飞霜,雪飞霜冲着他眨了眨眼。
  
  他坐在地铁上回复了风天逸,就只有简单的一个字。
  
  “好。”
  
  要回复得慢一点,才显得自己难追。
  
  嗯,没毛病。
  
  风天逸看到回复时笑了。这回他让自己等得久了些,下回,下回就是当面邀请了。
  
  不过,等再久也是值得的,因为那人是羽还真。
  
  04
  后来羽还真询问了时间地点,可风天逸什么都没说,只表示会来接他。
  
  羽还真脑子本就不好使,还真以为风天逸会来自己家接他。于是花了一小段时间挑衣服,然后花了一大段的时间等风天逸。
  
  风天逸在咖啡厅前等他,他以为羽还真知道。可就在他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后,他才反应过来,羽还真不知道。
  
  这个小傻子。 他不怒反笑,一点儿也不着急。
  
  雪飞霜正盘腿坐在沙发上舔冰淇淋看电视,十分的惬意。不经意一扭头,她发现羽还真还在家里,于是她做了个疑惑的表情:“你怎么还在这里?”
  
  “他说要来接我。”羽还真认认真真回答她的话
  
  “你觉得,他懂你家在哪里吗?”雪飞霜很服气,服气到无奈,“他一定在咖啡厅门口等你。”
  
  “!!!”
  
  雪飞霜发誓,他从未见过羽还真跑得这么快。她还在后头补了一句:“小心点,别摔了。”
  
  看着羽还真冲出门口后,她才继续盘腿吃冰淇淋。雪飞霜盯着碗里的冰淇淋想,这两人若是谈恋爱,该得多有趣。
  
  羽还真果然在咖啡厅门前看到了风天逸。他靠在车旁抽烟,烟雾散在空中,街道的等忽明忽暗,营造一种戏剧的效果。
  
  总的来说,便是不真实,非常不真实。他本以为那晚上就已经不真实了,不曾想如今的场景更虚。
  
  他掐了掐手心,让自己镇定一些。风天逸感到有人接近,一看是羽还真,急忙掐灭了烟:“你,不讨厌烟吧?”
  
  自己来得这样晚,他第一句话确实问自己讨不讨厌烟,而不是问自己为什么来得这么晚。
  
  羽还真心里怪怪的,像是淋上了一层蜂蜜。甜,甜得他牙疼。
  
  “我不讨厌。”羽还真靠近他,问,“等久了吧,今天很冷,抱歉让你等这么久。”
  
  “没事,我刚来。”为了显示大方,他扯了个谁也不会相信的慌
  
  羽还真打开车门,风天逸也回到了驾驶座位上。他启动汽车,安全行驶。期间羽还真问道:“万一我今晚拒绝你呢?”
  
  风天逸只是笑着,语气平淡:“今晚拒绝不要紧,不是还有明晚吗,再不济,我等到后晚也是可以的。”
  
  “那万一我一直都拒绝呢?”
  
  “你拒绝你的,我不放弃就是了。”
  
  他回答得平静,趁红灯时扭头看了一眼羽还真:“除非,你真不想我追了。”
  
  羽还真沉默了。不得不说,他或许真的有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点,喜欢风天逸。
  
  因为什么,大概是因为那个晚上,从见第一面开始,他就喜欢了吧。
  
  没有任何原因的喜欢,让他自己也乱了阵脚,不敢相信。
  
  餐厅到了。
  
  停好了车,他们走进餐厅。来得晚了些,定好的位置差点被取消。好在他们赶来了,才没有被让走。
  
  不可否认,餐厅的食物确实很美味。可分量太少,导致从小到大都吃得很多的羽还真压根吃不饱。
  
  他吃着甜点,发现自己还是好饿,又不好意思跟风天逸提。慢慢的,就变成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风天逸看见了,沉默了一会,问道:“东西不好吃?”
  
  羽还真摇摇头。
  
  “暖气开不够?”
  
  羽还真摇摇头。
  
  “身体不舒服?”
  
  羽还真还是摇了摇头。
  
  “那究竟是怎么了?”
  
  羽还真压低了声音:“我饿了。”
  
  “饿了就多吃一点。”他低头一看,羽还真面前除了空盘子外,就再无其他了
  
  “这儿的东西很好吃。”羽还真戳了戳盘子,“可是也真的很少。”
  
  “吃不饱?”风天逸忍着笑,“那出去加个餐?”
  
  四目相对,他们达成了共识。
  
  离开了餐厅,他们一路往小饭馆走去。点了几道羽还真喜欢的食物,风天逸便看着他吃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竟然让你陪我来这样的地方。”期间羽还真还感到了不好意思
  
  “你喜欢去哪就去哪,有什么不好的。”风天逸喝了口汽水,“红酒也好,汽水也好,我都不嫌弃。”
  
  “我饭量很大的。”羽还真放下筷子,突然说,“特别特别大。”
  
  “能吃是福。”
  
  “你会变成一个穷光蛋的。”
  
  “那也绝对不会让你饿着的。”
  
  饭后他们走在街道上。已经晚了,街道上没什么人,十分冷清。
  
  风天逸忽然问道:“那请问我今天追到你了吗?”
  
  羽还真摇摇头,笑着说 :“没有。”末了,他又加一句,“不过就快了,差一点点。”
  
  “就差那么一点点。”

全文链接
 
 
 
评论(21)
 
 
热度(120)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