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逸真】藏(上)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我会记得填坑的,我记得的,我记得……吧。


01

在翻遍全身口袋和门垫底下都找不到钥匙后,他决定冷静一下。

 

他又再一次丢失了钥匙。以前倒还好,至少雪飞霜晚点还会回来,可如今雪飞霜出差去了,大约三天后才会回来。他明明记得备用钥匙就藏在门垫下,可当羽还真信心满满翻开门垫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连一根头发丝也没有。

 

这是第几次了,空闲时间他回想了一下。加上这一次,他大概八次都把房门钥匙弄丢了。雪飞霜起初还不在意,偶尔她回家发现坐在门前的羽还真时,她还只是笑笑。

 

第五次时,她训了羽还真一顿,因为那晚她没回来,羽还真索性把房门锁给换了。导致第二天早上雪飞霜回来时,怎么都开不了那道门,敲门打电话没有回应。

 

可哪怕被训了,羽还真还是会把钥匙弄丢,这回没人能替他开门,经过第五次丢失钥匙后,他也不敢擅自换房门锁了。

 

他站在门前,正在为怎么进家门而烦恼。

 

电梯门打开,风天逸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提着生活用品,显然刚从超市回来。他看着站在门前却不进去的羽还真,也见怪不怪了。

 

风天逸没有立刻打开房门,而是上下打量了他一会,问道,“又搞不见钥匙了?”

 

羽还真略显无奈地点点头,“我明明就放在办公桌上,怎么会不见呢。”

 

他作势要从口袋里摸出电话,“我帮你打给开锁公司?”

 

其实风天逸不会那么做的。上一次换锁后雪飞霜回来敲门,连风天逸都醒了,开了门站在门口,手里还握着一杯咖啡,似笑非笑看着雪飞霜摁门铃。

 

后来羽还真被骂了一顿,风天逸也都听见了。他还和垂头丧气的羽还真一块去上班,期间忍不住笑出了声,被羽还真瞪了一路。

 

“你明知道我不能换锁的。”羽还真的眼神有些幽怨

 

“这是雪飞霜给你惩罚,谁让你总是弄丢钥匙。”风天逸慢慢走向隔壁房门,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进来坐坐?”

 

房门没关,风天逸也不等他的答案,径自走进了客厅。再三犹豫下,羽还真觉得自己待在这里也不是事,只好跟着他进去,替他关好了房门。

 

“雪飞霜什么时候回来?”风天逸走进卫生间,把生活用品放好了,问道,“我记得她出差了,不是吗?”

 

“三天后,她出差还没回来呢。”羽还真一边回答他,一边往沙发走

 

他坐在了沙发上。风天逸又走进了房间,在房间里跟他说话,“那你这三天要怎么过,去酒店开房间吗?”

 

他沉默了一会,才回答,“必要的时候,也只能这样了。反正就三天,应该也……花不了太多钱。”

 

“住我这吧,衣服穿我的。生活用品我刚才买了一份,够用。”风天逸从房间里走出来,抛出一个邀请,“我还不收你钱,怎么样?”

 

“行。”羽还真咬咬牙,点头答应了

 

不过就三天,住三天而已。他这样安慰自己,反正两个男人住在一起,也不会发生什么的。

 

风天逸的家,他从前进来过,是来借酱油的,一问才知道,风天逸压根就不煮饭炒菜。所以今晚的晚餐,羽还真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出去吃的。

 

他坐在客厅里打量风天逸的家,上一次来太过匆忙,只在门外看了几眼,没像现在一样看得那么仔细。

 

风天逸的家是干净的,和普通人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宽敞,大概是没有摆放什么零碎的东西。左手边的桌子旁有一盏灯,羽还真一眼就认出来了那盏灯。

 

风天逸走出来时发现羽还真正在东看西看,他擦着湿漉漉的手,问道,“看什么,不喜欢这个风格?”

 

羽还真将视线落在他身上,“难不成你还能换一个主题吗?”

 

风天逸将手擦干,把纸巾丢进垃圾篓,才往沙发走去,“不能,如果你实在不喜欢,还是去住酒店吧。”

 

他和羽还真并肩坐在一起,离得很近。虽然二人相识也有三四年左右了,可靠那么近的时候是真的少,这未免让羽还真觉得有些不自在。

 

倒不是讨厌风天逸的触碰或是近距离的接触,而是这样的靠近会让他有种莫名其妙的紧张。他不知道这紧张感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紧张感。

 

总之就是不太适应这样近的距离,但此刻他也不好意思往旁边挪一挪,只好忍着了。

 

“我没想到,你居然买了这盏灯。”羽还真把话题转到了不远处的灯上

 

“哦,那是朋友送的。”风天逸漫不经心,随着羽还真的目光看了过去

 

“男的女的?”羽还真调侃似的问着他

 

“问那么细致,你吃醋啊?”风天逸不紧不慢地反问他

 

“得了吧。”羽还真做了个嫌弃的表情,又继续说下去,“记得当时我看到这盏灯时,可喜欢它了。”

 

“你要是还喜欢的话,三天后就把它带走吧。”风天逸十分大方,看上去不太在乎这盏灯,“你还喜欢吗?”

 

“当时是喜欢的,后来就只是遗憾了。遗憾为什么没有把它买回家,怎么找也找不到。”羽还真道,“如今在你家看见,也就没了遗憾,你替我留着吧。”

 

风天逸没说话。气氛一瞬间到了冰点,羽还真开始有些慌。

 

“你还没吃晚餐吧?”好在没过多久风天逸又开口了,“我和你出去吃吧。”

 

“我就猜到你肯定会出去吃的。”他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这样吧。为了报答我,接下来三天,你来做饭怎么样?”风天逸跟在他后面,从玻璃瓶里拿出了钥匙

 

“我还以为你那么好心,真的不用我付出什么,没想到啊没想到。”羽还真走出房门,回头看他

 

“只有我的爱人能不用付出,你是吗?”风天逸放好钥匙,背对着他关上了门

 

简简单单一个问题,羽还真心跳漏了半拍。爱人这个词,像是一根细小的针扎在了他的心上,他感到异样的情感在心里翻滚。

 

“我当然不是了。”他笑得有些尴尬

 

“那不就得了。”风天逸转过身和他四目相对

 

“行,那改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02

“所以,你和风天逸住在一起了?”

 

羽还真趁着风天逸不在,给雪飞霜打了个电话,把现在的状况解释了一遍。雪飞霜显得有些惊讶,声音也大了不少。

 

她还从来没想过,风天逸居然有那么一招。趁着她不在,就可以利用羽还真丢三落四的弱点,和羽还真同居了。

 

这个流氓变态。雪飞霜恨不得现在就回到家,把弟弟接回来。

 

“怎么了,你不同意吗?”羽还真把手机离远了一点,小心翼翼问着她

 

“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雪飞霜收敛了火气,尽可能放轻声音

 

羽还真仔细想了想,认真回答,“没呢,我们还在外面吃饭。”

 

雪飞霜语重心长似的告诉他,“他要你做什么,你可千万别做,等姐姐回来。”

 

还不等羽还真消化,雪飞霜就挂了电话。在另一边风天逸接到了雪飞霜的电话,他看着来电显示,刻意让她等了一会,才慢悠悠接通了。

 

“我弟弟人很好的,你可千万别对他做什么。”一接通,雪飞霜连忙说道

 

“我知道他很好,你别担心他,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风天逸很无奈,安抚着雪飞霜的情绪,“只是住三天,分开睡的。”

 

“我知道你喜欢他——”雪飞霜这才冷静下来,“可他反应慢得很,你要慢慢来。”

 

“这么些年了,你还不信我吗?”风天逸笑着问,“你就是太紧张他了。”

 

二人聊了两三句,也挂断了电话。风天逸走向羽还真,坐在他对面,仿佛刚从谁也没有接到雪飞霜的电话,继续着之前的话题。

 

羽还真度过了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夜晚。他们吃完晚餐后,一同回到了风天逸的家里,二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风天逸还切了几个橙子。

 

空气里是橙子的味道,暖气开着,电视剧讲了什么,羽还真也记不清了。他只知道现在的他们,很像一对同居的伴侣。

 

仿佛下一秒就要靠在风天逸身上,他已经产生了这样的错觉。然而下一秒,他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

 

大约十二点左右,他终于躺在了床上。不是自己的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一想到另一间房里睡的是风天逸,他更睡不着了。

 

要是同床共枕,只怕他会失眠到天明。

 

然而他真的失眠了,不过没有到天明这么夸张,大约三点时,他才进入梦乡。

 

真正睡不着的,是风天逸。他离得那么近,就在隔壁,静下来仿佛还能听见他的呼吸声。风天逸还真的试了一下,屏气了一会,发现什么也听不见,最终放弃了。

 

他辗转反侧,大约也是三四点时才睡下。第二天起来时,两人都有较为明显的黑眼圈。谁也没问谁,风天逸找来面包片和橙汁,羽还真皱着眉头,“你哪怕买鸡蛋回来煎也好啊。”

 

“我今晚买,你明天做,怎么样?”风天逸咬了一口面包片

 

“行吧。”羽还真长叹一声,喝下橙汁

 

他们一块去上班。公司挨得近,他们偶尔会一起上班,大多数时间都是各自去。但如今住在一起,便一同去上班。

 

到了公司后,他们分别了。风天逸走进了写字楼,摁下了电梯。易茯苓在这时赶到,也进了电梯。

 

他慢悠悠掏出钱包,打开后,在其中一个夹层里找到了一样东西。

 

是一把钥匙。

 

羽还真的家门钥匙,被他藏了起来。

全文链接
 
 
 
评论(17)
 
 
热度(103)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