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写写短篇,嗑嗑cp。

【逸真】如何拒绝室友对我的好(上)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01

风天逸拧开矿泉水瓶,往手心里倒了两片药,再丢进嘴里,混着矿泉水吞了下去。药片苦涩,味道在舌尖蔓延开来,使他感到厌恶。

 

来这两年了,他还是没能适应这边的寒冷,仍是会在冬天里感冒,都怪这太冷了。此时的他手心湿滑一片,后背也出了一层薄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躺在被窝里。

 

室友一共三个人,带他四个,全去上课了,只留他一个人告了病假。吃了药的他更加昏沉,眼皮子打架,脑袋仿佛塞满了浆糊无法思考,又昏睡过去。

 

羽还真拎着一碗姜丝瘦肉粥回来,放在风天逸的桌子上。风天逸还没醒,羽还真看了一眼,只见一个棉被小山丘,风天逸背对着他,恨不得把脸也埋进去。

 

他刚从食堂回来,路过时见到了正在贩卖的粥店,想着风天逸如今正在病中,没什么胃口,也吃不了什么。姜丝暖胃,风天逸又是着凉,于是打包了一碗回来给他做中午餐。没曾想风天逸还在睡,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他睡得很熟,寝室过于安静,于是他细微的呼吸声都被羽还真听了去。羽还真不小心踢到凳子,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他还特地看了眼风天逸的床位,确认他没醒,才做出一个疼痛的表情。

 

寝室温度适中,羽还真坐了一会,担忧风天逸会因此受凉,于是起身把温度往上调高了些,这才满意。

 

白庭君是在十分钟后回来的,他看着桌上的粥,也猜到是给谁买的。他哎哟了一声,一面脱衣服,一边说道:“居然是粥,羽还真,你也太抠门了。”

 

羽还真背对着他玩电脑,道:“你知道什么,他还病着呢,不喝粥,难不成吃煎炸油腻的吗?”

 

室内像个小火炉。白庭君把衣物脱到最后一件,才感觉好受些。他热得脸都红了,跟床上睡着的风天逸还有几分相似。他五指并拢作扇子,扇了几下:“行行行,你最细心了。”他喃喃着热,看了眼温度,“不是吧,调那么高,今儿个也没那么冷啊。”

 

羽还真拆开薯片,从里拿了一片:“你就忍忍吧,他如今病成这样,不能着凉。”

 

“羽还真,你是不是喜欢他?”白庭君忽然严肃起来

 

风天逸本就半梦半醒,依稀听见有人回来和交谈的声音,但因为生病和药物的关系,让他始终听不太清楚。本来他觉得听不听都无所谓,刚想睡了,却又听见了白庭君的询问。

 

他一开始就觉得羽还真对自己的感情没有那么简单。羽还真对自己,不像是朋友的感情,相处久了,更像是喜欢一个人。纵使羽还真对谁都好,为人和善,也经常替别人着想,但他还是会忍不住去猜想羽还真究竟喜不喜欢自己。

 

太过关注,太过温柔,而且还只对自己一个人。风天逸陷入无限的循环,却又不敢去问个究竟。如今白庭君的询问让他也忍不住偷听,想得到一个答案。

 

可惜他如今昏昏沉沉,听得不清楚,只好强撑着,希望能撑到羽还真回答后。

 

“你瞎说什么,关心关心他就是喜欢吗?那我岂不是对谁都喜欢了,不,可能对其他人,还上升到了爱。”羽还真吃着薯片反驳他

 

风天逸听见羽还真的声音,却如同隔了一层水,听不清。只听见什么喜欢和爱,吓得他头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会吧,他不会真的,喜欢自己吧。

 

带着这个念头,风天逸又昏睡过去。

 

“行吧,我只是见你对他太好了,总感觉你们……”白庭君回到了位置上,没再说话

 

“我对谁都好,又不是只对他一个人。”羽还真轻轻说着,咬了一口薯片

 

风天逸再次醒时感冒已经没那么严重,大概是药物起了作用,也可能是他自身原因。他每次感冒不会超过四天,今天是第三天,也该好转了。

 

脑袋不似刚才昏沉,他坐起来,正好看见羽还真穿着一件薄长袖,坐在电脑前吃披萨。他看着羽还真的背影,中午时偷听到的话涌入他的心脏,一时竟有些不知怎么面对。这个念头一出,他就拍了拍自己的脸。又没戳破的事,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

 

这么想着,他下了床。

 

羽还真咬着披萨,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回头才知道风天逸下了床:“好点了吗?”

 

风天逸坐在位置上,点点头:“好多了。”

 

姜丝瘦肉粥还摆在他的桌上,粥已经冷了。羽还真看到那碗粥,笑道:“本来给你买的,想着你中午起来,也没什么精神出去吃,就给你买了一碗粥,谁知道你没醒。”

 

风天逸不再看那碗粥,而是盯着羽还真:“多少钱,我把钱给你吧。”

 

羽还真楞了一下,摆手道:“不用了,小钱而已。”

 

风天逸却很执意,取来钱包从里面掏出一张钱,递到羽还真眼前。羽还真自知推脱不过,也只好收了下来。

 

羽还真猜他饿了,于是说:“你饿了吗,我陪你出去吃点吧?”

 

风天逸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他换了身衣服,羽还真叮嘱他多穿点,然而他外套都没穿好,就一溜烟跑出去了。羽还真感到奇怪,却也不愿多想,只是回过身继续玩电脑。

 

02

外边太冷了。

 

风天逸感冒本就没好全,如今受冷风一吹,骨子像是浸在冰水里似的,他只能裹紧身上的大衣,企图不让冷风钻进来。

 

他抬头看了眼餐厅名称,是一家粥店。感冒让他胃口寡淡,提不起兴趣,想来想去,也就只能喝粥了。他拉开了餐厅的门,走了进去。

 

点了餐后,他坐在餐厅的座位上,看着一块反光的玻璃门发呆。他不敢下定论羽还真是喜欢自己的,因为中午他们说的话自己听不太清楚,只听到了比较关键的两个字。

 

如果那人真的喜欢自己,该怎么办。风天逸心里纠结,他可是个直男,自认为的直男,还从未被同性追求过,难道这一回真的躲不过了吗。

 

粥吃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摸出手机,进了一个比较热门的论坛,输入了标题【如何拒绝室友对我的好】,还顺带把自己的经历写了上去。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要靠网友的帮助。

 

帖子很快得到关注,有的人说远离,有的人说不要住宿,还有些开玩笑的评论。风天逸坐在店里看了很久,最终决定采取第一个方案。

 

整整过了四天,羽还真才发现有些不对劲。风天逸对自己,感觉比从前要更生疏了些。他们这几天的相处连对话都很少,通常羽还真跟他说话,他也爱答不理的,更别提借用东西了。羽还真感到莫名其妙,却不问出口。

 

周末时他拒绝了易茯苓的邀请,易茯苓一个劲想去游乐园,最终是白庭君陪她去的。羽还真坐在电脑前,胡乱看着网页,最终点到一个论坛。看了几篇后,他看到一个标题,很贴切,实在是太像自己了。

 

可他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有人拒绝别人的好。羽还真是个极其善良的人,看到路边乞讨的人群,他心脏都会揪起来。他对风天逸的好,是出自他感觉风天逸太孤独了。

 

羽还真会下意识靠近孤独的人,希望能让他感到一丝温暖。和风天逸认识了一段时间,羽还真发觉他很少有朋友,就连室友白庭君都是和自己玩得比较好。

 

大概是出于这个心理,他对风天逸的关注比较多一些,也对他比较温柔。之前他还觉得没什么,如今看到这篇,他开始有些怀疑,会不会是风天逸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厌恶。

 

他花了一点时间,把帖子看完了。顺便评论了一句:为什么会想拒绝室友对你的好?

 

他仍是弄不明白。这边的风天逸正在回寝室的路上,无聊时玩起手机,看到这样一条评论。近日来,回复他的大多都是出主意的,而这个提问,也让他陷入了深思。

 

大概是想避免室友对自己的喜欢吧。鬼使神差之下,他这样回复。

 

收到评论的羽还真怔了一会。喜欢吗,他这样问自己,问不出个答案。

 

风天逸是在半个小时后回到寝室的,寝室只有他和羽还真,气氛有些尴尬。羽还真已经不会主动和他说话了,因为他知道就算说了,风天逸也不会回答自己的。

 

他们沉默着,各玩各的。风天逸在电脑上打开论坛,回复了几名网友,电话忽然响起来,他连网页都忘记关,拿着电话往阳台走。

 

羽还真知道接下来自己做的事不道德,可他就是忍不住。他回过了头,看向风天逸的电脑,看到熟悉的网页和标题。

 

像是一根细小的针扎在他的心上,不疼,可很难受。又像是喝了一大口的柠檬汁,酸得直冒泡泡。

 

风天逸回来时看到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最终是羽还真打破僵局的,他笑着,像是在开玩笑:“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喜欢你吧?”

 

“那你喜欢吗?”

 

“不喜欢。”


评论(22)
热度(111)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