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写写短篇,嗑嗑cp。

【逸真】明知故犯(上)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01
  “阿sir,抽烟吗?”
  
  风天逸手指夹着一根烟,靠在警署不远处的一堵墙上。
  
  烟雾飘在半空,他笑着看路灯下的羽还真,笑得痞气。
  
  羽还真答非所问:“你是嫌进去的次数不多,还想再进去待一会吗?”
  
  风天逸抖掉烟蒂:“如果招待我的是阿sir你,我当然愿意啊。”末了,他又加一句,“坐牢都愿意。”
  
  羽还真没打算再理他,继续朝前走。风天逸不打算放过他,跟在他后头。
  
  “我不喜欢烟。”走了两三步,羽还真突然开口,脚步却没有停下来
  
  “行行行,阿sir不喜欢,阿sir最大。”风天逸掐灭了烟,随手扔在地上
  
  羽还真忽然停下脚步,沉着声音:“捡起来。”
  
  风天逸站在烟旁,没有弯下腰的意思:“阿sir今天要求很多,什么时候轮到我提要求?”
  
  他没预兆地靠近,带上了一股烟草味,刺激着羽还真的呼吸道。
  
  “不喜欢?”羽还真往后退一步,“那就走远点。”
  
  “你啊你啊。”风天逸笑着摇头,捡起了烟头,丢在不远处的垃圾桶里,“阿sir,我是良好的市民。”
  
  “进兴古惑仔,都算良好?”羽还真问道
  
  “我们是老实生意人,如果不良好,早被阿sir抓了。”他双手手腕向上,摆出一副等着人来抓的模样,“阿sir带手铐了吗,是打算现在就抓我,还是吃完宵夜上完床。”
  
   那句话闯入羽还真耳朵,他瞳孔收缩:“总会有一日抓你,你急什么。”
  
  他又继续往前走,风天逸继续跟他。
  
  “你要跟到什么时候?”羽还真忍无可忍,终于发问
  
  “这条路古惑仔很多的,我是在保护阿sir。”风天逸这样回答 ,“我可舍不得阿sir受伤。”
  
  他们就这样一路回到了羽还真的家。风天逸摆摆手:“明天见。”
  
  如果他不是黑帮社团太子爷,又或者自己不是警察,会不会还有可能。
  
  羽还真上了三层楼后,看见风天逸还在楼下看着自己。
  
  算了。
  
  他加快脚步,回到了家。
  
  风天逸坐在火锅店里吃火锅,半夜十二点吃火锅实在太少见。他往火锅里丢进牛肉,戳着碗里的鱼蛋。
  
  白庭君坐在他身边,用筷子在火锅里捞了一下,夹出一块牛肉:“那么晚才吃火锅,你真是奇怪。”
  
  “进兴最近怎么样?”风天逸嚼着鱼蛋,含糊不清问他
  
  “半路杀出个太子爷,上至叔父,下至小弟,人人都猜忌。”白庭君点了点酱料,“风刃病得重,可能要重新选话事人。”
  
  “他们不服我,我知道。”风天逸没什么情绪,“我半路杀出来,要抢走进兴半壁江山,他们肯定不开心。”
  
  “主要,你跟警察走太近了。”白庭君透过火锅烟雾看他,“他是个警察,上个礼拜,带着人查了我们的场子。”
  
  “查出什么?”风天逸表情不变,专注锅里的肉
  
  “K仔和白粉。”白庭君沉默半响,才回答
  
  “明白了,叫他们以后小心点。”风天逸动作一滞,“做人要醒目。”
  
  白庭君几乎把脸埋进碗里。吃了一会,他忽然想起来,问:“如果话事人不是你呢?”
  
  风天逸喝着柠檬茶,朝他笑:“那就走了。”他慢悠悠地问,“有这个可能吗?”
  
  白庭君陪着他笑:“没可能的。”
  
  叔父们在酒店吃早茶,叫上了风天逸和看场子的人,把整个酒店都包了下来。
  
  警署得知这个消息,派人过去酒店前守着,怕等会出什么乱子难收拾。
  
  冲锋车停在不远处,羽还真和同僚们坐在车里,盯着酒店。
  
  其中一个同僚道:“吃个早茶而已,搞这么大的排场,果然是进兴。”
  
  另一个同僚也说道:“听说是为了太子爷,介绍太子爷给他们认识。”
  
  “这个太子爷,今天才回来吗?”
  
  “说是几个月前就回来了,一直不露面,如今露面了,估计进兴要变天。”
  
  他们聊着,羽还真在一旁听。进兴太子爷,是个厉害人物。
  
  羽还真这几个月来有耳闻。关于这个太子爷,进兴保护得很好,对于他的传说,也消失得差不多了。要不是几个月前他突然回来,估计所有人都要忘了风刃还有个侄子。
  
  要不是风刃病重,估计风天逸也是不会回来蹚浑水的。
  
  风天逸依次叫了人,这才坐下。涮干净碗筷,食物点心摆上桌。
  
  白庭君也在,坐在风天逸身边。在进兴摸爬滚打十来年,也总算是有些地位,分到了不错的场子,人缘也越来越好。
  
  一位叔父率先开口,讲得很慢:“吃喝玩乐几个月,该接手进兴的事务了。”他咳了咳,身侧的人递过一杯茶,“小弟们不认识你,今天就让他们看看你。”
  
  另一位叔父笑嘻嘻转动餐桌上的玻璃转盘,把一碟热腾腾的叉烧包转到风天逸眼前:“这里的叉烧包最出名,试试。”
  
  风天逸咬了一口,十分难吃,他眉头皱着。
  
  “最出名也不一定是最好的。”叔父慢悠悠喝茶
  
  “我倒觉得还不错。”风天逸笑着,吃光了叉烧包
  
  “说是太子爷,可进兴话事人是选出来的,谁赚的钱多,谁就是话事人。”叔父这样说
  
  “好哇。”风天逸也不在意,只是笑着
  
  “从缅甸有批货,别说叔父们不关照你,全都给你。白庭君名下的夜总会,分给你。”叔父看他,说
  
  白庭君脸色一变。
  
  “白庭君,好好带他,要他真是进兴下一任话事人,你就赚了。”叔父大笑起来 ,笑完,他忽然说,“听说你跟警察走得很近。”
  
  “玩一下而已。”风天逸夹起鲍汁凤爪,放进碗里
  
  “年轻人爱玩我理解,但是别过火。”叔父盯着他,布满皱纹的脸透着恶意 ,“你经常进局子。”
  
  “小事,无非是请进去谈两句,又出来了。”风天逸想起羽还真,笑着说,“阿sir人好,不舍得抓我的。”
  
  叔父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警察只想你死。”
  
  他们吃完早茶,依次离开了酒店。风天逸全副武装,压根看不到脸。
  
  “哇,这个太子爷,真是把自己当成明星了。”同僚话里有几分不屑
  
  “收队。”羽还真说
  
 02
  风天逸去探望风刃。
  
  风刃躺在病床上,一双眼没了以前的凌厉,只剩下无限的疲惫。
  
  真悲哀。
  
  荣华富贵远离他,只剩下不会说话的机器。
  
  风天逸坐在他身边,恭恭敬敬叫了声叔叔。
  
  好在风刃还能说话。他死死盯着风天逸:“为什么要回来,当初我送走你,就是不想你蹚浑水。”
  
  风天逸坐得很正:“他们想你死。”
  
  风刃想笑,可他没了力气:“他们不单单想我死。我死了,进兴话事人就能换一换,他们就能提拔人了。”
  
  风天逸沉默了一会:“我会小心。”
  
  “小心雪凛。”
  
  这是他走之前,风刃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雪凛是个厉害的人,地位不小,野心也不小。蹲过监狱,流过血惹过人,帮社团打天下,又是风刃的好朋友。
  
  说是好朋友,实则各怀鬼胎。
  
  吃早茶时他也来了,不过很安静,几乎都在看和听,没怎么说话。风天逸大意,没怎么看他。
  
  白庭君被请去喝茶,是雪凛派的人。餐厅不大不小,雪凛坐在包厢里。
  
  白庭君叫了人,壮着胆子坐在他对面。
  
  “地盘被分,感觉怎么样?”雪凛开门见山,“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人家是太子爷,我还能说什么。”白庭君笑着说
  
  “如果你是话事人——”雪凛倒茶动作一滞,“怎么样?”
  
  “要我跟他争?”白庭君皱着眉
  
  “你为进兴付出了什么,赚了多少钱,我都看在眼底的。”雪凛笑着,“难道你甘心截胡吗?”
  
  没人会甘心的。
  
  风天逸又去烦羽还真,和以前一样,点着烟等羽还真。
  
  他已经习惯了这样,习惯每晚在警署外等羽还真,仿佛在等下班的爱人。
  
  羽还真想转身就走。
  
  风天逸喊着他:“阿sir去哪,不如跟我去吃宵夜。”
  
  他们坐在路边摊上吃云吞。
  
  “和我走那么近,你不怕我套话吗?”羽还真喝了一口汤,说
  
  “阿sir要想套话,早就套了。”风天逸嬉皮笑脸,“我啊,只想和阿sir认认真真吃顿饭。”
  
  “想约我啊?”羽还真吃着云吞,“那就别犯那么多事,就能约到我了。”
  
  “阿sir,那怎么样才能追到你。”风天逸认认真真问着
  
  羽还真差点噎着。
  
  汤水冒着热气,漂浮在半空。风天逸说的话像是从远处传来:“阿sir,你还没回答我。”
  
  他靠得很近。
  
  “阿sir,我想追你。”
  
  后来怎么走的,羽还真有些忘了。他大概是义正言辞拒绝了风天逸,又或者他直接就走了。
  
  风天逸的话让他乱了心神,他怔了。自己一贯好欺负,也不怪风天逸敢说这种话。
  
  要过年了啊。
  
  羽还真抬着头,看着昏黄的路灯。
  
  他会不会孤零零一个人,又或是和其他古惑仔一起吃年夜饭。
  
  自己还有可能见到他吗?
  
  “阿sir,我想追你啊。”
  
  羽还真脑海里闯入这句话。
  
  “好啊。”

评论(11)
热度(83)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