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赤罗】爆米花(上)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没粮我就自割大腿肉。


01

赤霄捡了一个女生回家。

 

一个和她一样喜欢穿红衣服、活了很久的女生。

 

那时的赤霄正坐在高处。夜色正好,千年不变的月光映在她的身上。刘明睿去旅游了,和一个叫什么杰的人,没有带走赤霄,说是要去很久,让赤霄好好看家。

 

赤霄不在乎这些,她养成了每晚都坐在高处的习惯。在剑里活了千年,她已经忘了人世间是什么模样。一切都很安稳,暂时的安稳,没有大事发生,她也不需要时刻都守在刘明睿。可这样的日子未免太安静了,赤霄坐在高处,望着小巷。

 

小巷里有事发生。一个红衣女生被几个高大的男人包围着,女生贴着墙,渐渐的,赤霄看不见她了,只看得见她红色的衣裳。

 

他们在调戏她,赤霄明白。很多年前她也见过这样的场景,只不过那时的人们更粗暴,不单单只是逼近那么简单。

 

赤霄克制自己别去管。她努力让自己目光落在别处,可当余光看见那些男人要碰到女生时,赤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下一秒,男人们倒在地上失去知觉,幽暗的巷子里,赤霄身旁的火焰十分刺眼。

 

赤霄轻蔑笑了一声,转过身去看身后的女生。

 

四目相对,她明白这个女生不是普通人,和她一样活了很久。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赤霄询问她有无去处,得到答案后,她把女生捡回家了。

 

正巧刘明睿不在家,她可以随意把人领进来。她开了灯,对着女生说道:“小丫头,以后你就住这了。”

 

岳绮罗虽是生得娇小,却也是活了几百年的。被人这么一称呼,自然是不悦的,皱起眉头,她抬着头看赤霄:“别那样叫我。”

 

赤霄不理会她说什么,坐在沙发里,朝着岳绮罗笑:“你也没告诉我名字,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小丫头。”

 

岳绮罗披着红色斗篷,往前走了几步:“我叫岳绮罗。”她靠近赤霄,一副危险模样,“岳绮罗。”

 

赤霄不怕她,对上她的眼,伸手摘下了她的帽子,笑道:“小丫头,你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模样。就算你活了百年,和我比起来,还是小丫头。”

 

鲜少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她漫不经心戳穿自己的活了百年的事实,让岳绮罗有些紧张。虽知道这人定不是普通人,从方才的火焰就可以看得出来,可弄不清楚她是谁,岳绮罗到底不放心。她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问道:“你是谁?”

 

赤霄眼底藏着笑:“我叫赤霄。”她伸手一指不远处的剑,“我是那把剑的器灵。活了上千年,小丫头,你怎么比。”

 

一口一个小丫头,岳绮罗被那人叫得有些心烦意乱。赤霄不像是坏人,岳绮罗一边在心里下定论,一边打量赤霄的动作。赤霄站起来时,岳绮罗瞳仁一缩。赤霄注意到她的反应,道:“我不是你的敌人,不会害你的。饿了吗,我给你弄些吃的。”她刚走没几步,又回头,朝岳绮罗勾勾手指,“过来。”

 

鬼使神差,岳绮罗还真起身向她走去。她和赤霄一同去了厨房,她们找到了玉米,赤霄的意思是做爆米花。

 

赤霄不久之前爱上吃爆米花,刘明睿和杰看电影时,赤霄吃了一颗爆米花,随后就疯狂爱上了。她还特地问了刘明睿爆米花的做法,可这确实她第一次试着做爆米花。这么好吃的东西,小丫头吃不到,岂不是亏了。

 

按照记忆,她把玉米粒倒进平底锅里,又把油倒进去。可赤霄到底是对现代家电不了解,琢磨了半天都开不了火,岳绮罗在一旁说道:“干脆,生吃玉米粒吧。”

 

赤霄一怒之下,愣是变出了火,烤着平底锅。

 

再后来,玉米粒焦了。岳绮罗摇头叹息,她们放弃了爆米花,由岳绮罗老老实实下了碗面条。赤霄看着面条,很是不悦:“小丫头,我总有一日,会做出来给你吃的。”

 

岳绮罗点点头,慢悠悠吃着面条。短短一两个小时左右,岳绮罗就接受了小丫头这个称呼,左右说多少次,赤霄也是不会改的。吃饱喝足,碗是由赤霄洗的,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没办法拒绝岳绮罗。

 

很奇怪,第一次见她时,赤霄没办法说服自己不去救她,后来又把她捡回家,这实在是太奇怪。赤霄一边洗着碗,一边想。

 

岳绮罗洗好澡坐在沙发上,内衬换了,斗篷还在。

 

今夜很冷,岳绮罗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张显宗也去了,那个会在冬夜拥抱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她流浪百年,见过太多人,却没一个是好东西。

 

她正出神,赤霄从厨房出来,朝她说道:“睡觉吗?”

 

岳绮罗点点头,跟着她进了房间。她坐在床沿,赤霄出去拿些东西。她又开始走神,直到一床被子把她盖着。赤霄说道:“今夜很冷,多盖一床被子,小明说暖气坏了,明日才有人来修。”她指了指旁边,“我在隔壁。”

 

赤霄关灯关门。

 

岳绮罗脱下斗篷,盖好被子,很暖,难得的暖。

 

02

雪下得很大。

 

赤霄站在窗前,看着被雪覆盖的苍茫大地。捡回来的小丫头还在睡,赤霄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怕吵醒了她。一场雪把她的记忆唤回千年前,她那时还不是器灵,还不叫赤霄。

 

如今的赤霄不怕冷,她是火焰之身,再冷的天气她都不怕。可曾经她是怕的,那时她姓白,还在刘邦身边。

 

脚步声让她回过神,她转过头,看到了岳绮罗。她穿得和昨日一样,把眼睛藏在红帽里,让人一眼看不见她那双充满魅惑的眼。

 

赤霄不再去想千年之前的事,而是专注于现在,专注于岳绮罗:“早啊小丫头。”

 

她们简单用了早餐,赤霄提出要提岳绮罗换一身衣裳。

 

斗篷岳绮罗说什么都不换,赤霄只好提议清洗一下。于是岳绮罗脱下了斗篷,露出了那双眼睛。赤霄在想,岳绮罗活了那么多年,会不会有人说过她的眼睛很漂亮。

 

她和岳绮罗排排坐看电视,电视总是很无聊的,赤霄漫不经心,倒是岳绮罗看得比较入迷。赤霄看着她,忽然问道:“活了那么多年,你喜欢过人吗?”

 

喜欢过吗。答案是有的。那人叫张显宗,最终死了。岳绮罗点点头,没说话。赤霄撑着头,叹道:“小丫头……很久之前,我也喜欢过一个人。”

 

岳绮罗知道,赤霄所喜欢的人一定死了。同病相怜,都是长生的人。一个灵魂不死,一个永生不灭。

 

赤霄却笑了:“没关系的小丫头,总会有人能跟你在一起的。”

 

她伸手摸了摸岳绮罗的柔软的发,笑得温柔。岳绮罗看着她,赤霄的笑如同她,也是一把火,硬生生的融了岳绮罗。

 

修暖气的人来了,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把暖气修好了。屋子里又暖和起来,赤霄说道:“你要是冷,我就把暖气开大一些,你要是饿了,我们就出去吃东西。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小丫头,想做什么都可以。”

 

岳绮罗说道:“我想吃爆米花。”

 

她们又开始做爆米花。这一次,赤霄很小心,生怕玉米粒又跟之前一样。不懈努力下,她们总算成功了。爆米花装在碗里,被赤霄捧着。赤霄递给岳绮罗,岳绮罗尝了一口,焦了:“好吃。”

 

在这个下雪的冬日,她们吃上了亲手做的爆米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