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写写短篇,嗑嗑cp。

【逸真】他和他的孤独情事(上)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算是跨年贺文,结局明天就放出来。


01

这是一个漫长的冬季。虽然冬季才来没多久,但新闻早早就提及了今年的冬季注定漫长而又寒冷,还贴心提醒人们多添衣物。

 

天黑得很早,路边灯盏早早就亮了。对面的湖结了冰,北风呼啸,人们裹紧身上的大衣,恨不得把脸也埋进围巾里,只为躲过这寒冷的冬季。

 

羽还真是与众不同的。下班后的他坐在长椅上,面对着结冰的湖,一言不发。灯光昏黄,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身影在夜色显得很特别。

 

没人来陪,他便一直安静地坐着。今儿下班早,他从白昼坐到了天黑。他很疲惫,靠在长椅上,像是被抽走了力气。直到雪飞霜找到了他,她不理解为什么羽还真那么喜欢单独一个人,她搂紧了大衣,坐在羽还真身边。

 

察觉到有人来,他才偏着头看了一眼。确认是认识的人后,他放松了警惕,并送上招牌笑容。雪飞霜呵出白雾,因寒冷而颤抖着,她问道:“还真,明晚的酒会你要去吗?”

 

又是无趣的酒会,他从来不是一个擅长交际的人,去了只会徒增尴尬。他摇摇头,拒绝了雪飞霜:“我不去了,你玩得开心。”

 

答案总是出奇的相似,雪飞霜已经不奇怪了。她每次找上羽还真,得到的答案总是这个。羽还真讨厌这类的聚会,但雪飞霜总是认为他应该参加。于是一旦有聚会,她都会叫上羽还真,纵使他每次都是拒绝。

 

他们安静坐了一会儿,雪飞霜才拉他起来:“走,回家啦。坐这里多冷,要坐回去坐。”

 

羽还真拗不过雪飞霜,在她的拉扯下站起身来,在路灯的照射下,他们往家的方向走去。其实他们并不住在一起,一个住东边,一个北边。羽还真先把雪飞霜送回了家,在她的叮嘱下,他告别了雪飞霜。

 

楼下停着搬家公司的车,羽还真好奇是谁住了进来。直到他回到了家,发现家门口放着两箱东西,他踢了踢箱子,挪开了地方给自己开门。大概是动静太大,隔壁的人走了出来,羽还真这才知道,原来是隔壁搬进了新的邻居。

 

那人和羽还真年纪相仿,一身黑色羊绒大衣,上头沾上了不少灰白的尘土。他看见羽还真踢走这两个箱子时略显不好意思,连忙上前来:“不好意思,我屋里头乱,就暂时把这东西放在你门前了。”

 

羽还真摇摇头,笑得客气:“没事。”

 

他摸出钥匙,打算打开门。那人靠在墙上,又说道:“我这过两天要装修,可能会有些吵。”

 

羽还真只是点点头,打开门刚要进去,又听见那人说道:“我叫风天逸,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他上下打量羽还真,“你好像,不太喜欢和人交流。”

 

羽还真长叹一声,把钥匙挂在墙上,转过头对风天逸说道:“我是同性恋。”

 

“什么?”风天逸下意识提出问题

 

“好心提醒你,别和我走那么近。”羽还真一手拉着门,看着他,“楼下楼上三姑六婆多得很,要想耳根子清静,就别和我走那么近。”

 

他打算关上门,却看见了一只手挡着门,不让他关上。他疑惑看向风天逸,问道:“还有什么疑问吗?”

 

风天逸松开手,对上羽还真的眼睛,笑道:“我那边装修很乱很脏,介意我借个地方休息一下吗?”

 

这次轮到羽还真疑惑了,他没答应,却也没拒绝:“你不怕吗?”

 

风天逸佯装沉思了一会儿,随后反问他:“怕什么?同性恋又不是传染病,我有什么好怕的。”

 

羽还真放他进来了,并从冰箱里拿来了两罐啤酒。风天逸坐在屋内,羽还真坐在阳台,他仿佛很喜欢寒冷的天气,这是所有人都不能理解的。风天逸隔着玻璃门看他,终于忍不住,拉开了玻璃门,坐在他身边。

 

羽还真被吓了一跳,还很少有人会出来和他吹冷风。虽然进过他家门的,除了雪飞霜外,就再也没其他人了。他摩挲这易拉罐的表面,问道:“是东西不合胃口,还是电视不好看,非要出来吹冷风。”

 

 风天逸摇摇头,说道:“都不是,是太无聊了。”

 

隔壁装修的人陆陆续续走了,他们压根不知道。正安静时,风天逸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找他出去聚会,而他以时间太晚为借口拒绝了。

 

羽还真挑了挑眉,扭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九点,夜生活才刚开始不是吗?”

 

风天逸靠在椅子上,灌了一口啤酒:“我的夜生活,六点就结束了。”

 

“有朋友是件好事。我就是因为朋友少,所以多半都在家里。”

 

“他们有他们的生活,偶尔聚一聚就好了,不必太常见面。”

 

“看起来,你压根就不想出去见他们。”

 

“喂。”他眯着眼看羽还真,“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你却要把我看穿了。”

 

“记好了。”他笑着说,“我叫羽还真。”

 

02

他们聊到了一点半。恨不得把对方的家底都了解个遍。

 

大概他们是从那天成为朋友的。在北风呼啸的晚上,喝着啤酒,成为了普通朋友。见面时会点头打招呼,有时还一同去上班。

 

巧的是,风天逸上班地点离羽还真非常近,就连他们的时间也很相似。风天逸瞧他每日起得那么早去挤地铁,于心不忍,便提出要载他。羽还真没有拒绝,和他同出同入,十分惹眼。

 

风天逸让羽还真先上去,自己先去买些东西。结果他上楼时,听到羽还真和一个人聊天,说是聊天,但多数都是那人讽刺羽还真找到了新欢。

 

他望过去,羽还真盯着地面,一言不发。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他走上前:“别胡说八道。”

 

那人十足十欺软怕硬,见风天逸这副模样,也不敢大声说,只好嘀咕着离去了。风天逸碰了碰羽还真,道:“别放在心上。”

 

“是你别放在心上。”他忽然笑了,“我早习惯了。我的朋友们,大概都是这样没的。”

 

“我不是那么无聊又胆小的人。”风天逸和他并肩走着,提着一大袋东西,都是刚才从超市买回来的,“怎么,不相信我?”

 

羽还真笑着摇头,打开了门,从他手中接过购物袋。这原来是他的,风天逸先让他上楼开门,自己给他提上去。风天逸递过购物袋,转过身掏出钥匙想开门,却听见刚才关上的门再一次打开,羽还真问道:“红烧牛肉好不好?”

 

风天逸连忙把钥匙收入口袋:“我不挑食。”

 

羽还真是厨艺小能手,大概他从小父母离异,许多家务活都要亲力亲为的缘故。为了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饭,在一个暑假,他特地和厨师学了厨艺。动作麻利,风天逸在旁边帮忙,却是帮倒忙。

 

羽还真放下刀,看着他:“你这是在害我。”

 

风天逸连忙躲闪到一边,说:“你来你来,我这不是觉得吃白食不好意思,才想着帮你忙的。”

 

羽还真切着牛肉,头也不抬:“要真有这心,还不如去学着做菜,也好让我轻松一些。”

 

这本是玩笑话,但风天逸却记在了心里。饭菜好了,散发着香气,摆在桌上,风天逸起到了拿碗筷的作用。食不言寝不语,他们没做到。整顿晚餐的时间,他们都在聊天。

 

电视机开着,新闻再一次报道了这个冬天。羽还真夹起一块肉,漫不经心:“做好心理准备,这是一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天。”

 

风天逸咽下饭,说道:“每一年的冬天都是寒冷而漫长的。”他忽然加了一句,“但我总觉得,今年的春天很快就会到。”

 

羽还真轻微叹气:“你不去当天气预报员真是委屈你了。”

 

他们吃完晚餐后,为谁去刷碗争执了一会。最后羽还真坐在沙发上,瞪着风天逸:“我做的饭,我炒的菜。”

 

风天逸原本指着他的手放下了,道:“你赢了。”

 

说完端着碗筷进了厨房。电视里播放着无趣的电视剧,他不停换台,直到风天逸出来。他不着急回家,而是坐在羽还真身边,陪他一起看电视。

 

“如果这个世界有二十五个小时,多出的一个小时,你会用来做什么?”风天逸打破沉默,抛出一个不实际的问题

 

“我会用来——”他却认认真真想了想,最后说道,“陪你。”

 

“我不需要人陪。”风天逸一怔,一时嘴快,心里后悔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很需要。”羽还真不放在心上,放下了遥控器,“很需要人陪伴。”

 

风天逸没接下去,而是盯着电视发呆。轮到羽还真提问了:“那么你呢,多出的一个小时,你会用来做什么?”

 

答案显而易见,他看着羽还真的眼睛:“和你一样。我会用来陪你。”

 

这太超过了。羽还真这样想着。眼前的人是直男,自己如果对一个直男动心,是要吃很多苦的。他拼命压制心跳,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正常。

 

他们没有人再次开口。羽还真挪开了眼神,显得很不自然。

 

直到风天逸站起来,说道:“不打扰你了。”

 

羽还真点头送他出门。关上门那一刻,风天逸想自己一定是病了。要么就是羽还真家的暖气开太足了,要么就是自己病了。不然怎么会心跳得那么快又那么热呢。

 

一定是病了。他打开门,不停给自己灌输这个念头。

 

一定是。

评论(8)
热度(100)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