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逸真】你到底在怂什么(下)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圣诞快乐。


如果有刀子,那也是会留到明天的(不是)


(上)


圣诞节悄悄来临。

 

天气阴冷,雨还在下,没有停下的打算。冬日里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混合着尘土,往行人的衣服上落,打湿了一小块。没有人喜欢这样的天气,空气中浮动着水汽,冷得发抖。

 

离圣诞节还剩下三天。羽还真长了记性,随时都带着一把伞。他撑着伞,四周商店已经挂上了圣诞节的字样,渲染节日气氛。路上行人走得匆匆,躲着这场不大却密集的雨,匆忙间,他们并没有怎么注意圣诞节。

 

羽还真停在广场,不知什么时候这儿多了两棵圣诞树,挂着星星和彩带。他和风天逸还是老样子,没有向前一步,哪怕是一小步。他们间的那堵玻璃墙没有被打碎,也没有挪走,而是和往常一样,安静隔开他们。

 

没有雪,这个圣诞节一定不会有雪。羽还真撑着伞,盯着圣诞树发呆。他想起自己对雪飞霜说的话,如果圣诞节风天逸什么都不说,那么他就要放弃了。心底很是担忧,倘若风天逸什么也不说。

 

身旁行人早换了一个又一个,他站了很久。雨停了,行人纷纷收起了雨伞,交谈着绕过羽还真。唯独羽还真还撑着伞,对着一棵圣诞树发呆。

 

羽还真收起了伞,带着满腔的怨气离开了广场。此时的风天逸也不好受,正在琢磨怎么说出口,对着镜子练习了好几次,每一次都结巴。

 

白庭君把他这蠢样子尽收眼底,暗地里说他怂。白庭君捧着日历,递到风天逸眼前,用红色马克笔把二十四号圈了出来,笑着提醒他:“两天,平安夜。”他再指着二十五号,画了个星星符号,“圣诞节。”

 

风天逸差点就忘了圣诞节要来临了。在圣诞节告白,虽然老套了些,但到底是节日,也容易说出口。白庭君放下马克笔,问:“有什么惊喜吗?”

 

答案是没有。风天逸真可谓是什么都没想出来,就连圣诞也差点忘了,幸好白庭君在今天提醒他了。白庭君看他这幅样子也明白了六七分,拉来一张椅子,坐在他旁边:“感人电影,丰盛晚餐,深情告白,怎么样?”

 

风天逸在脑海里模拟了一下,皱着眉说道:“我怕他不喜欢这样。”

 

白庭君想了想,又说道:“那要不然学网上那些惊喜,给他准备一份礼物,在共度晚餐的时候给他?”

 

风天逸又沉默了。接下来无论白庭君提了多少意见,风天逸都是沉默的。白庭君终于累了,喝水润润嗓子,接着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风天逸看着红色的二十五号,下定决心:“用最普通的方式。”

 

白庭君无法想象。羽还真像个小学生,用笔在纸上乱涂乱画发泄怨气,雪飞霜甚至都不敢靠近。在羽还真停笔的那一刻,她放轻脚步,靠近羽还真:“怎么了,不开心?”

 

雪飞霜猜得到,羽还真近期的烦恼只有一个,那就是风天逸。圣诞节就要到了,风天逸却不跟他联系了。两人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避开了彼此,电话也不打,面也不见,如同陌生人。

 

雪飞霜偏在这时又提起了羽还真说过的话:“要放弃了?”

 

这句话弄得羽还真心里酸酸的。他很是用力的放下笔,表情像是被人强逼着说出这句话:“不等了,再也不等了。”

 

嗓音夹杂着委屈,雪飞霜像是安抚宠物般,抚摸着羽还真柔软的发:“明天是平安夜,不要着急,万一呢。”

 

她也很希望这两人能有质的飞跃,最好立刻马上在一起。羽还真用着狗狗眼与雪飞霜对视,看得雪飞霜心软:“他已经不找我了。”声音越说越小,“他不等我,我也不等他了。”

 

雪飞霜这下连安慰的话语也说不出口了。

 

平安夜很快就到了,羽还真满心的期待,最终一点点落空。风天逸没有联系自己,无论是见面还是打电话,甚至是短信也没有一条。楼下咖啡厅开始放着关于圣诞节的音乐,渲染气氛。

 

羽还真孤零零地捧着一杯咖啡。他看见风天逸走进来了,羽还真不知为何紧张起来,挺直脊梁,坐得端正。

 

风天逸显然也看见他了,走过来坐在他的对面。二人一时无话,光顾着看对方,直到羽还真问道:“最近忙吗?”

 

忙吗,其实不忙。风天逸想起今天是平安夜,却迟迟不开口约羽还真,他摇摇头:“不忙。”

 

不忙却又不联系自己,羽还真像是知道了什么,如同一只泄气的皮球。他攥紧咖啡杯,又问道:“圣诞节……快到了吧。”

 

下意识想暗示风天逸,谁知风天逸只是点点头,附和了一声:“对,快到了。我看到路边有人卖苹果,突然想起今天是平安夜。”

 

羽还真屏气凝神,等着他下一句。可他没有下一句了。羽还真放下杯子,心里空落落的:“我公司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羽还真怕再相处下去,他必定要被眼前这个人气死。他刚要起身,就听见风天逸说道:“那么明天,你打算怎么过?”

 

他还存着一丝希望,怀疑是风天逸想要约自己,于是说道:“自己一个人过。”

 

风天逸只是哦了一声,点了点头,没有下一句。羽还真这会是真的要被气死了,他暗暗瞪了一眼风天逸,转身走了。

 

啊,这个大笨蛋。羽还真看着阴暗的天,再一次责怪风天逸。

 

他在零点时收到了风天逸的短信,是祝他圣诞快乐,还配上了一个最古老的微笑符号。羽还真昏昏欲睡,听到短信声时异常兴奋,看到信息时又燃起了希望,一小簇火苗在黑夜中发着光。

 

圣诞节来了。

 

雪飞霜见他孤零零一个人,推开了所有的约会,专心陪着羽还真。他们订好了餐厅,可羽还真还在心心念念风天逸,一心等待最后一刻风天逸会不会约自己出来。

 

可是没有,雪飞霜看出他的不悦,安慰了一路,劝他要开开心心的。她把羽还真送到餐厅门前,对羽还真说道:“我要走了。”

 

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羽还真十分讶异:“你走了,我怎么办?”

 

雪飞霜指了指玻璃窗。透过玻璃窗,他看见风天逸坐在里面,穿得很正式,仿佛在赴一场很重要的约会。羽还真愣在原地,雪飞霜推推他:“进去吧。”

 

雪飞霜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挥挥手离开了。羽还真站了一会,才有勇气推开门,走了进去。风天逸见他来了,笑道:“你很准时。”

 

羽还真不禁有些紧张:“你和雪飞霜串通好的吗?”

 

他点点头,这或许就是他想给的惊喜。用餐时有些尴尬,他们心里都藏着几句话,却没说出来,一直堵在心里,打乱了氛围。席间风天逸已经很多次想说,可又不知为何这话堵在喉间,没有勇气说出口。

 

于是他们一直藏着。他们并肩走着,又开始下雨了,还是那把长柄黑色的伞,风天逸偏向他,不顾雨水打湿了自己的肩膀。

 

灯光下,羽还真看见雨飘在空中,耳边是循环的圣诞歌曲,眼前是缭乱的灯光,身旁是一言不发的风天逸。他对这段感情产生了疑问,唯一的疑问就是风天逸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说出口。

 

他停下了脚步,风天逸有些不知所措。羽还真与他对立,问道:“我的圣诞礼物呢?”

 

他像个小姑娘,非要讨一份圣诞礼物。风天逸老半天都没动作,羽还真料到他不会准备圣诞礼物,表情失落,刚想继续走,就被风天逸拉着臂膀,于是只能和他对视。

 

风天逸清清嗓子,手不经意碰了碰鼓鼓的口袋。

 

“昨天去咖啡厅的路上看见有人在卖苹果,看见圣诞节的装饰,听到了圣诞歌曲,忽然想起圣诞节要来了。”

 

“今天是下着雨的圣诞节,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他不等羽还真说什么,假装看不见羽还真瞪大的眼睛。从口袋中取出一个东西,是槲寄生。这是一个浪漫的节日习惯。

 

“那么,我现在可以亲吻你了吗?”

 

他举着槲寄生,望着羽还真。羽还真忽然笑了,像是在笑他这个动作十分的傻,他慢慢靠近风天逸,在亲吻他的前一刻说道:“大笨蛋。”

 

彻头彻尾的大笨蛋。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81)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