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逸真】如何和心灰意冷的前任复合(上)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我今年最后一个坑。

01

他们在离婚一年后,遇见了对方。

 

这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咖啡厅,承载了太多的故事,也见证了不少的悲欢离合。羽还真还曾经见过一对情侣,女人先行离去,留下了一个小巧的戒指盒。男人没有立即拿起戒指盒,而是就这样看着那个戒指盒,最后泪流满面。

 

羽还真那时还和风天逸在一起,坐在一旁把这件事看了个遍。羽还真用薯条蘸冰淇淋,这是他一贯的吃法。他说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而自己绝对不会和风天逸这样。

 

半年后,他们选择了离婚。

 

这是羽还真提出的,在冷战了四天后,他坐在沙发上,用着最冷静的一面提出这个要求。起初他们是吵架,吵架吵得彼此都疲惫了,对立着喘气,没有人愿意让步。没人再有力气开口争吵,渐渐成了冷战。

 

吵架是经常的,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让他们吵得天崩地裂。扯着嗓子扯着肺,非要争个输赢。哪怕羽还真已经累到不行,像是苟延残喘似的靠在椅子上,风天逸也不会停止,他不像是要真理,他更像是要赢。

 

婚姻成了一场大游戏,而日常生活中处处夹杂着小游戏,风天逸争着要赢,用尽办法要和羽还真争。

 

羽还真想这样太累了,于是他们沉静了四天,羽还真提出了离婚。这是最好的办法,羽还真这样想,他让风天逸彻底成为赢家,结束这场荒唐而又疲惫的游戏。

 

在协议上签字的那一刻,羽还真没有感到解脱,那张纸很轻很薄,承载了一年的婚姻。一场失败的婚姻。羽还真暗地责怪自己,是自己不会经营婚姻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离婚后的每个夜里,当他想起这件事,总会归咎到自己身上。

 

纸张换来了离婚证,安静放在羽还真一个上锁的柜子里,钥匙早就不见了,是羽还真故意丢开的。他不想打开这个柜子,不想看到那张纸,也不想去回味签字的那一刻。

 

他曾经后悔,想和风天逸复合。他们只交谈了三四句,又一次争吵起来。这一次是在指责对方的错,是对方让这段婚姻死亡的。

 

羽还真想,这实在太累了。他听着风天逸的话语,选择把复合藏在心里。

 

他曾经觉得这座城市非常小,小到可以让他遇见风天逸,陷入热恋,最终结婚。可自从他们离婚后,羽还真就再也没有见过风天逸,他开始感到这座城市非常大,大到让他遇不到风天逸。

 

今天是个例外,他和风天逸在咖啡厅门前相遇。一年攒了太多话,如今都说不出口,只怔怔看着他,像是受到了惊吓。回过神时,他已经坐在了卡座上,服务员站在一旁,风天逸则坐在对面。

 

一如从前的日子,他们还是一对,还可以笑着和对方相处。服务员催促羽还真,只因为羽还真捧着单子却不点,服务员等了很久,终于等不下去了。

 

羽还真略带歉意,合上了单子。

 

风天逸想,他一定会点摩卡咖啡,如果是从前,他一定还会点上一杯冰淇淋和一碟薯条。

 

果不其然,羽还真微笑着开口点上了一杯摩卡咖啡。风天逸太了解他,纵使分别一年,他还是记得羽还真的种种。

 

羽还真显得有些紧张,这是从前不曾有的。他攥着卡座上的布料,笑容略显僵硬。风天逸也扯出一个不合格的笑:“好久不见。”

 

羽还真听见这话,也说道:“好久不见,这一年来——”他攥得更紧了,“你过得还好吗?”

 

他下意识提起从前,努力找到话题。提起这一年,风天逸想,他是过得不好的。唯一的原因就是太想念羽还真。风天逸绝口不提那些日子,道:“过得很好,分开后才去想从前的种种,我们是对不合格的情侣。”

 

羽还真万分感慨,他们的确是一对不合格的情侣:“是的,我们一点也不合格。”他叹道,“从前太爱争,什么都要争,哪怕是压根不值得争吵的事情,也能让我们吵上半个小时。”

 

风天逸赞同了这个说法:“我们不是合格的情侣,但或许我们是合格的朋友。”他笑着,“交个朋友,也不枉我们认识一场。”

 

羽还真同意了。从伴侣变朋友,他有些心酸。但他还能怎么样,除了朋友,他们什么都不适合,就连风天逸也这样认为。

 

他刚想开口,从咖啡厅门前走来一个女人,坐在了风天逸身边,一双灵动的大眼打量着羽还真,笑着伸出手:“你好,易茯苓。”

 

风天逸介绍道:“这是我的女朋友。”

 

羽还真呼吸一紧。他早该猜到的,难怪是朋友,也只能做朋友。他握上易茯苓的手,笑容僵硬,有些绷不住:“你好,羽还真。”

 

何其心酸。羽还真觉得自己说出这话时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易茯苓听见风天逸那么称呼自己,眉毛一挑,也没有说什么。

 

他们交谈了很久。易茯苓是个很好的女人,温柔大方,也十分会交际,能缓解尴尬的气氛。

 

风天逸夸赞易茯苓是个温柔的女人,能打理好生活的一切,易茯苓听了,略带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这被羽还真尽收眼底。能被风天逸称赞的人,大概是个难得的人。

 

他这样想着,最终以还有事为理由,离开了咖啡厅。

 

风天逸过得很好。羽还真抬着头看着天,停在了街角。这就够了,他重复了一遍,这就够了。

 

02

羽还真的身影消失在风天逸的视线里。他甚至追随着羽还真的身影,往窗外看去,只希望能看久一些。

 

他手机里留着羽还真现如今的号码,却仍是感觉羽还真下一秒会消失。

 

易茯苓喝着属于自己的那杯咖啡,离风天逸远了些,既然羽还真走了,她的戏份也完了,没必要和风天逸那么近。

 

她很是好奇:“他就是羽还真?那个让你念念不忘的——”她挤眉弄眼,笑得灿烂,“羽还真?”

 

风天逸看着桌子上的手机,点了点头:“对,他就是羽还真。”

 

易茯苓把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既然这样,你又为何骗他。”她一连串说下去,一副深情模样,“你应该和他在一起,告诉他这一年来你多么想他,多么想和他在一起。”

 

是的,这一年来,风天逸十分想念羽还真。从分离的那一刻到现在,他仍放不下羽还真。他不止一次责怪自己,如果他不那么爱吵架,或许还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可他又恨着羽还真,恨羽还真提出离婚,所以当他看见易茯苓时,下意识想要小小的报复羽还真。

 

他谎称易茯苓是女朋友,只为了看羽还真的表情。他很幼稚,十分幼稚。羽还真显得很冷静,这让风天逸略微受挫。

 

他在最后一刻交换了电话号码,生怕羽还真会因此不见。他明明如此舍不得羽还真,却还要做这种事。就连易茯苓都觉得风天逸这是在作死。

 

羽还真看着雪飞霜,认真说道:“我今天遇到了他。”

 

雪飞霜明白他说的是谁。风天逸,那个能让羽还真日日惦念的人,雪飞霜时常会想他到底是有多大魅力,才让羽还真每一次提起的时候都面带微笑。

 

雪飞霜嚼着曲奇饼,羽还真从咖啡厅带回来的。她问道:“怎么样?”

 

羽还真泄气靠在椅子上,道:“他有女朋友了。”他盯着脚尖,“很般配,性格很好,大概不会像我们,日日吵架。”

 

雪飞霜安慰道:“那不是你的错,走到离婚这一步也不是你想的。”

 

雪飞霜见证了他们这段感情,从甜蜜到互相折磨。羽还真所受的苦,她尽收眼底。时至今日,她知道羽还真还是那么喜欢风天逸。

 

她试图安慰羽还真,风天逸有伴侣这件事对他有一定的打击,击碎了他这一年来做过的所有梦。羽还真显得沮丧,随意应付了几句,便说道:“我想搬离这里。”他又补充,“搬离这座城市。”

 

幸好羽还真所要去的城市不远,雪飞霜纵使不舍,但也明白要尊重羽还真的选择,自己也是可以时不时去见他的。

 

羽还真选择在一周后离开,他买好了飞机票,辞去了工作,也提前收拾了一部分的行李。他却在这时接到了易茯苓的短信,上次在咖啡厅,他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也和易茯苓交换了电话号码。

 

易茯苓约他在哪家咖啡厅,羽还真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赴约了。易茯苓上下打量他,问道:“你和风天逸曾经是一对?”

 

羽还真生怕她吃醋离开风天逸,连忙辩解:“是,我们曾经是。但是我们已经分开了一年,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不等易茯苓说别的,羽还真又说话了:“况且我很快就会走了,不会再出现了,你放心,你千万不要离开他。”

 

“他很挑食,很多东西都不吃,芹菜是大忌,姜葱蒜也是大忌。而且他睡眠也浅,动作幅度稍微大一些他就会醒,睡眠质量不好,醒后就会失眠。”

 

“这家咖啡厅曾经他很喜欢,还有两条街外的西餐厅,也是他曾经的心头好。我不知道他现在喜不喜欢,或许早就不喜欢了吧。”

 

羽还真低着头喃喃,最后深吸一口气:“三天后我就要走了。”他像是在对自己说,“我会离开这里,不会出现了。”

 

易茯苓小心翼翼问道:“你喜欢他,是吗?”

 

羽还真有那么一瞬想回答是,可他意识到了什么,摇着头:“你不要想那么多。”

 

他没有否认,易茯苓知道了答案。

 

风天逸在候机室见到了羽还真,他庆幸自己还赶得上。易茯苓一五一十把事情都告诉了风天逸,在逼问下,雪飞霜说出了航班信息。他喘着气,从前争吵累了,他们也这样,谁也不理谁,把气喘匀,仿佛还能开启新的争吵。

 

羽还真注意到了他,眼中满是不可置信。风天逸向他走近:“羽还真,不走好不好?”他的嗓音里有些哀求的味道,“复合吧。”

 

羽还真刚想询问易茯苓,便听见风天逸的解释:“易茯苓是我的朋友,不是女朋友,我没有女朋友。”他看着羽还真,“我很想你。”

 

“从离开到现在,我一直很想你。从前吵了很多架,做了很多错事,能把人逼疯,最后把你逼走。是我错了,我不该事无大小都要进行一番争吵。”

 

“我们重新开始吧,忘记从前所有的不愉快。”

 

他想抓紧羽还真的手。羽还真往后一退,没有被他那番话打动。他只是看着风天逸,最终说道:“不可能,我们根本不可能重新开始。”

 

“我爱你,到现在还在爱你。可我们是一对不合格的情侣,记得吗,那天你说的。我想确实也是,我们从前多不愉快,你不可能忘了的。”

 

“我们吵架吵到筋疲力尽,声音沙哑,谁也不理谁,仿佛对方不存在。这样的日子,你快乐吗,那一年里,你真正笑过多少次。抱着我时在想什么,四目相对时,你又在想什么。”

 

“这很累,逼得人喘不过气,像是要把我最后的力气都夺去。”

 

“我们根本不开心,从前不会开心,往后也不会开心。”

 

“是,我的确还爱着你,但我们的确一点也不适合。”

 

像是尝试了很多次,却依旧失败的叹息。

 

“不可能的。”

 

“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108)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