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写写短篇,嗑嗑cp。

【逸真】追羽还真的一千种方式(下)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番外也正式更完了,被病痛缠上的这几天,终于肝出来了。


(上)

03

他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在楼下。

 

这是第四天了。羽还真撩开窗帘,看见他站在楼下。天空阴沉,仿佛很快就要下雪了。风天逸不知去哪看的,又或是听了谁的话。四天前,他就捧着花站在楼下等,衣服选得正式,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隆重的宴会。

 

而羽还真还在生气,至少风天逸认为他还在生气。因为前三天他都绕开了风天逸,不理会他,也不理会那一大束花。

 

今天也不例外。羽还真依旧是视而不见,娴熟地绕开了风天逸。纵使风天逸早猜到会这样,但当羽还真又一次绕开时,他还是有些失望。他举着花,把唉声叹气都留给了那束已经失去价值的花,随后丢进了垃圾桶。

 

已经四天了。他望着羽还真远走的背影,就差掰着手指头算。老套的方式试了一遍又一遍,羽还真依旧不理不睬。

 

他想,不是方式出了错,而是人出了错,羽还真不喜欢他这个人。

 

他该怎么办,真的要说放弃吗。他在丢那束花时这样想,陷入了难以挣脱的困惑,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旋涡,一点点把他往里面拉。

 

风天逸松开了手,花掉进了垃圾桶里。他不着急离去,在原地站了一会,目不转睛看着躺在垃圾桶里的花,轻微摇了摇头,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

 

“第七天了。”雪飞霜透过玻璃窗看着楼下捧着花的风天逸,话是跟在一旁坐着的羽还真说的,“上帝花了六天时间创造世界,而你让他花了七天站在楼下等着你。”

 

羽还真没接下话茬,有一些没一下翻看书册。身侧的咖啡冒着热气,屋内暖气正足,一切都刚刚好,却又像是欠缺了什么。

 

雪飞霜放下窗帘,摆正身体:“请他上来吧。”

 

羽还真还是没说话。雪飞霜摸出手机要打电话,羽还真猜到她是要给谁打。他放下手中的书,问道:“你为什么那么偏向他?”

 

雪飞霜停下动作,淡淡说道:“天气那么冷,你也不舍得的。你拉不下面子,我来做这个人。”她摇动着发亮的手机,笑着挑眉,“怎么样?”

 

羽还真站起身来,走向厨房,留下了一句话:“我去煮咖啡。”

 

既然要多一个人,这点咖啡又怎么能够呢。

 

可能才过了一分钟,他听见门铃的声音和雪飞霜哒哒哒跑去开门的脚步声。厨房有扇窗,他清晰看见下雪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他看了眼咖啡,临时决定换成姜茶。

 

可以驱寒的姜茶才最合适。

 

姜茶的味道从厨房开始蔓延,坐在客厅和风天逸聊天的雪飞霜闻到了,再看了眼冷得面色苍白的风天逸,一切都浮出水面。她笑眯眯,问道:“你还要坚持多久呢?如果接下去,他还是这样,你还会继续在他家楼下等着吗?”

 

会吗?这个问题他不是第一次碰见。他每夜都在询问自己,最初坚定不移的心开始动摇。而到了早上,他又会去花店买上一束花,站在羽还真家楼下。所以会吗,会继续坚持吗。他不明白,等了七天,他还是不明白,仿佛是习惯,一定要给羽还真买上一束花,看着他绕开自己。

 

哪怕今天是休息,风天逸还是来了。

 

他的迟迟不回答让雪飞霜琢磨不透,她又询问了一句,风天逸只是笑着:“我不知道。”他的笑里包含了太多,“或许我明天就不会来了,又或许我明天早上起来还是想买一束花,站在他家楼下,仿佛这样傻傻站着就能挽回什么。”

 

羽还真握着杯子出来时,正巧听见这句话。

 

那句话轻飘飘的落在羽还真的心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看风天逸捧花已经是一种习惯,假如以后看不见,还真会有些失落。

 

他没有站太久,很快就走过来,把杯子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姜的味道很浓,往风天逸鼻子里钻。

 

风天逸是不太爱吃姜的。他感觉十分的辣,并且味道刺鼻,不适合他。而今天放在面前的这杯姜茶,风天逸却觉得比什么都适合自己。

 

雪飞霜似笑非笑看着羽还真,再坚定的心,也会开始动摇。不仅是风天逸,也是羽还真。她看着身侧渐渐变冷的咖啡,对羽还真说道:“我的咖啡呢,就光顾着做别的了吧。”

 

似抗议般,她敲了敲杯子。羽还真接过雪飞霜的杯子,对她说道:“等会。”

 

风天逸喝下一口姜茶,喉咙很辣,他的感官没有出现问题,却在最后的回味里尝到了甜。绕在舌尖,迟迟不散。羽还真加了糖吗,他握上杯子。

 

羽还真再度出来时,风天逸的手还在摩挲杯子。本来冻得冰凉的手已经开始浮现正常的血色,也温暖起来。他抬起头,对上羽还真的眼。接着风天逸开口了:“和我约会一天吧。”

 

04

风天逸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这并非是感冒了,或许是羽还真那杯姜茶的缘故,纵使在雪地等了那么久,他依旧没有感冒,比谁都健康。

 

第七天时带去的花留在了羽还真的家,还有他那句约会也得到了答案。

 

好。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字,在风天逸心上炸出了一朵花。

 

时间定在明天,他们两个集体翘班去约会,想想都有股莫名的浪漫。

 

雪飞霜头一次被请来风天逸的家,理由是帮风天逸挑选衣服。风天逸认为雪飞霜一定明白羽还真喜欢什么样的穿搭方式。

 

雪飞霜压根不明白。她手持遥控器,舒服窝在沙发里,一心看电视,无心去看风天逸的衣服,每每都是敷衍,但风天逸却当真了。

 

他像是个情窦初开的男生,第一次约到心上人。仿佛忘了从前和羽还真的相处模式,从那一刻起他就成了空白。从前的事像是忘得一干二净。

 

但其实怎么可能忘记。他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风天逸一清二楚。话有多伤人,他也明白。他轻轻抚平衣服的褶皱,可就是抚不平。

 

他们的约会从中午开始。风天逸选的是游乐园,大概又是搜索引擎上的某条答案,让他选了个适合追女孩的地方。可这地方,不适合追羽还真。

 

羽还真从小就不能接受这些,令人大呼过瘾的过山车也好,较为温和的旋转木马也好,他一概玩不了。小时候玩不了,长大后也玩不了,更何况他今天还是跟风天逸来的。他看着略显清冷的游乐园,无从下手。

 

最终他们一人一个冰淇淋,坐在树下看风景。好端端的约会变成坐在树下看湖边的风景,风天逸觉得未免有些怪异。

 

湖很漂亮,羽还真甚至想提笔把它画下来,可惜羽还真从来不会画画。今日难得是晴天,仿佛就连上天也帮他们这唯一一场约会。

 

羽还真忽然开口:“我不喜欢游乐园。”冰淇淋在口腔融化,“你选错了地方。”

 

风天逸在心里懊恼了一阵,说道:“我以后会——”他试图把话说得更清楚,“会更了解你,会了解你喜欢什么,不会喜欢什么,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错误了。”

 

羽还真从来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他踩着软绵的草,看着被风吹动的湖面:“没关系,今天还有那么长。更何况这片湖很好看,我很少来这,竟然不知道这片湖那么好看。”

 

风天逸开始责怪自己为什么不事先了解清楚对方喜好再约会,结果只能为自己鲁莽的决定懊悔。

 

他们没有坐太久,在羽还真吃完冰淇淋后,他们就换了地方。行程提前,约会也会提早结束。他们来到了一家电影院,对于风天逸来说约会必不可少的一项就是看电影。羽还真站在门口,问道:“爱情片?”

 

风天逸摇摇头:“我猜你不喜欢。”

 

羽还真这才走了进去:“你猜对了。”

 

接下来一切都很顺利,看完电影后决定一同用餐。原本按照计划,这时应该是傍晚,该吃晚餐,而现在不过才下午。

 

走到餐厅前的羽还真改变主意,想去最普通的餐厅。从前被风天逸称为低档的餐厅。风天逸坐在里面,显得格格不入。他从前十分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所以他也从来不会来,按照他的排序,最低的应该是中档的餐厅,也就是和羽还真一起去的餐厅。

 

可他现在才知道错了,只要是跟着喜欢的人,去哪都好,什么餐厅都无所谓。纵使菜品不合胃口,他依旧吃得很开心,大概是因为羽还真吃得很开心。

 

比从前的小心翼翼要好太多了。

 

羽还真从前太过谨慎,做什么事都要看着风天逸的脸色来。在餐厅时也是,还要帮风天逸点菜,询问他的喜好。现在他已经不会这样,如同解脱了一般。这正是风天逸所想看到的,不为任何人而活的羽还真。

 

他们在用餐结束后再一次走到了湖边。已经日暮了,白昼就要结束了,他们的约会也到了尾声。

 

长椅是空的。风天逸很庆幸还能和羽还真再坐一会儿。

 

风还在吹,不曾停歇。天渐渐暗下来,风天逸说道:“我想再问一次那个问题。”

 

羽还真明白他想问什么:“我没有改变答案。”

 

风天逸仿佛没有听见这句话,依旧问道:“你现在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他改了问题,问的是现在。羽还真笑着摇头,如同那天在飞机上:“不能。”

 

风天逸没有沮丧,他靠在长椅上,笑了:“现在不能,或许等一会就会改变了,又或许在不久之后。”他信心满满,“你拒绝我一次也好,十次也好,一百次也好。我的问题都不会改变,直到你的答案改变。”

 

羽还真也跟着他靠在长椅上:“你打算坚持多久?”

 

天已经很暗了,没有一颗星星,但风天逸还是抬头了:“追你的办法有一千种,我可以慢慢来。直到这些方式一一用尽,我就不再坚持了。”

 

羽还真问道:“你就不怕我厌烦吗?”

 

“不怕。”风天逸再次道歉,“对不起。虽然你已经听烦了,但我还是要说。从前自大,看不清身边的人,更一度伤害你,这是我做过最错的事情。”

 

“我很后悔,无时无刻。”

 

羽还真笑意更深了:“把那一千种方式都留着吧,万一以后出现问题还可以搬出来。”

 

有那么一瞬,风天逸听不懂羽还真在说什么。

 

直到羽还真碰了碰他的手。

 

“我希望往后,你要比从前更了解我。”

 

风天逸试图让自己的心不要跳那么快。

 

“我更希望不要再看到从前的你。我不会再那样了,为你哭为你笑,你不是我的中心了。”

 

“留着吧。”

 

他们十指交缠,羽还真的声音消散在风中,却在风天逸的心上不断放大。

 

“一千种方式可以追很久。”

 

“你还可以追我很久。”

评论(12)
热度(95)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