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写写短篇,嗑嗑cp。

【白昭】租个男友回家过年啦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瞎写的。


1

“爸,妈,这是我的男朋友。”

2

这是王昭君被催婚的第四年,每回过年都要受到三姑六婆的逼问,譬如:找到男朋友了吗,工资多少呀,怎么还不结婚等等等等。

 

她所接受的教育不允许她对长辈发火,于是王昭君一退再退,闷着满腔怒火和不耐烦,愣是把问题都回答完了,才说外头有事,一溜烟出去了。她父母看着她的背影,转头对三姑六婆说这孩子也是的,好不容易回趟家,说走就走了,没礼貌呀。

 

就这样过了三年,今年她实在是受不了了,打算赶时髦,租个男友回家过新年,好避免三姑六婆和父母的逼问。搜索关键词,得出了许多条相关,她一条一条看,最终在一个网站看到了那么一条合心意的。

 

王昭君心想着死马当活马医吧,当即加了对方的微信。和对方简单沟通了一会,甚至连名字都没问,就打算约出来见面。这价格说贵也不贵,只是比别人的要多一百。

 

他们约在附近的咖啡厅见面,王昭君对这次见面并没有过多的期待,但还是早起了一个小时,仔仔细细化了妆,才开车前往咖啡厅。

 

那人让王昭君等了十分钟。真是个不守时的人,王昭君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这样想到。咖啡逐渐变凉,他终于推开玻璃门,出现在王昭君的眼前。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王昭君僵在原地。

 

这不是她的大学同学吗?

3

尴尬。

 

Real尴尬。

 

他们对立而坐,王昭君有些绷不住,皱着出门刚画好的眉上下打量他。她居然还特地为了这个人早起了一个小时,真是不值得。

 

“真有缘分啊,王——小——姐——”李白笑眯眯地看着眼前人眉间皱成的山川,“毕业到现在,有五年了吧?”

 

“什么缘,孽缘吧。”王昭君眉头皱得更深,“李白我告诉你,你把我秘密说出去的那件事,我忘不掉的。”

 

“我什么时候陷害你了,你自己喜欢他的好不好,又不是我拿个小喇叭到处乱讲的。”李白摊手耸肩,一气呵成,“你还记得你今天为什么来吗?”

 

王昭君深呼吸,愣是把满腔怒火关在心门里。距离过年回家只剩下三天,王昭君必须要在这三天里找到所谓的如意郎君带回去。

 

眼前的人虽然不是最好的人选,但王昭君对他也算是知根知底,总比其他人陌生来得好。她喝了一口咖啡,沉默了半会,才开口把藏在心底的疑问一股脑抛出来,“为什么你比别人贵一百?”

 

李白笑眼底深藏笑意,话语却还是一样吊儿郎当,“因为我帅啊。”

 

不得不承认,王昭君从那一刻开始就后悔了。

4

“帮我拿着点。”王昭君站在家楼下,把行李箱往李白手里塞,“这样我父母才会觉得,我找到了一个好男人。”

 

“行行行,雇主最大。”李白表面上有些不情不愿,心底却甘之如饴,“哎,你家几楼啊?”

 

“不高,六楼。”王昭君踏上楼梯,回过头对李白作出一副同情模样,“603,你慢慢爬。”

 

王昭君的家境殷实,名下有好几套房子,父母却住在没有电梯的小区,美名其曰强身健体,再说过几年这儿就要被拆了,到时候又是一笔钱。

 

李白认命,提着行李跟在王昭君身后。好在李白平时爱健身,短短六楼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王昭君从包里掏出钥匙,深呼吸,却没有要打开门的意思。

 

李白问道,“这都到家门口了,怎么不开门呢?”

 

王昭君看着手中小巧的钥匙,“你懂什么,我这一打开,就是天堂与地狱交织在一起的景象。”她目光没有挪开,“其实每年回家我都会觉得这钥匙有千斤重,我打不开门,这感觉太压抑了。”

 

李白一把夺过来,说道,“这有什么难的,我帮你。”

 

他的动作很快,王昭君还没回过神来,门已经开了。王昭君的父母迎声而来,嘴里还唤着王昭君的名字,却看见打开房门的是一名男子,瞬间愣在原地。

 

李白深情地说道,“爸,妈,你们好。”

5

“去你的。”

 

王昭君在后头推了一把李白,逼他挪开了一条道,好让自己在父母面前露脸。

 

母亲上前看了看女儿,一脸欣喜,“胖了胖了,终于舍得对自己好点了。在外头辛苦了吧,这一路都还平安吧?你爸听说你回来,早让我去买了你最喜欢吃的鸡。”她领着女儿进门,还不忘问道,“昭君呀,这是谁呀?”

 

王昭君进了屋子里,脱掉大衣丢在沙发上,看了眼李白,说道,“这是我的……男……”她发觉还是没办法把那个词读出来,这太奇怪了

 

李白见她欲言又止,于是补上,“男朋友。对,叔叔阿姨,我是昭君的男朋友。”

 

这个消息如一颗炸弹,在王家炸开了,炸得王家父母面上泛着欣喜之色。王妈妈拉着李白的手坐在沙发上,嘘寒问暖后,又问了那几个常见的问题,譬如:你在哪工作呀,月薪多少,爱我们家昭君吗等等。

 

李白剥着橘子,对答如流,毫不露馅,末了还不忘把剥好的橘子递给王妈妈,让她多吃橘子,有营养的。

 

至此,王昭君彻底被冷落了。

 

到底这是谁家,到底我是不是亲生的。

 

王昭君一脸冷漠。

6

王家三房两厅,平日里住人够了,没想到今天女儿带了男朋友回来,仔细一想,的确也是没地方住。

 

李白提出要去酒店住,不给王家添麻烦,私底下用唇语跟王昭君说费用算你的。王昭君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好在王妈妈没答应,让他住在王昭君房里,见对这个未来女婿的喜爱。王昭君在一旁听到这个决定,想着她妈感情是见了女婿就不要女儿了,把自个卖了个干干净净。

 

他们站在王昭君的房里,床是两人床,绝对够睡。王昭君说道,“你想都别想,你打地铺。”

 

李白一屁股坐在王昭君的床上,“打地铺多麻烦,第二天早上起来还得收拾,要是被你爸妈看见,该怎么解释呀?”

 

王昭君对这个无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她也认了这个霉,“那你想怎么样?真和我睡一张床?”

 

李白往后一倒,倒在柔软的床上,朝她笑道,“你猜对了,小聪明。”

 

王家伙食是真不错,李白吃了两碗饭,争着要洗碗。王妈妈对他实在是太喜爱,这么好的一个女婿,可不能放过了。

 

她同王昭君语重心长说道,“昭君呀,你看他哪儿都好,对老人好,对你肯定也好吧,来时还带了点礼物,这么好的男人可不能放手。”她低头帮王昭君剥果,“你姑妈的女儿,两个月前嫁了,现如今家里,就剩你了呀。”

 

王昭君问道,“妈,我留下来陪你们不好吗?”

 

王妈妈把果掰了一半,“前段时间,你三姨的女儿想离婚了,说家暴,眼眶都青了。哭哭啼啼回娘家,说还不如不嫁。我嘛,之前总是在担忧你,怕你老了没人陪,怕你孤苦伶仃过一世。可现在看来,宁可不嫁,也不要嫁那样的人。”她笑道,“他是个好小伙,我看人看了十几年,不会错的。”

 

王昭君接过那一半的橘子,想着李白就算是个好人,也不是自己的,一切不过逢场作戏,总不能假戏真做吧。

 

橘子有些酸。

 

香气弥漫在她口腔里,酸味慢慢地,沁入她的心底。她的心像是泡在高浓度的柠檬水里,不是滋味。

 

李白在厨房里忙着洗碗,王昭君从这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和影子。

 

其实那一刻王昭君想着想着,忽然觉得和他在一起也挺好。

 

至少曾经喜欢过。

7

这是王昭君的小秘密。

 

她谁也没告诉,只藏在了心底。所有人都以为她喜欢活泼爱动的韩信,喜欢他在球场上奔跑的模样,可没人知道,她其实是喜欢站在教练旁边的李白。

 

这真是个美好的意外。

 

甚至连她的好朋友甄姬也认为她喜欢韩信。

 

那日的阳光太大了,晒得王昭君睁不开眼,李白戴着一顶愚蠢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甄姬下意识喊了一句李白,他往这边看,帽檐底下的眼睛像是一颗小星辰,闪闪发光。

 

她或许是在那一刻坠入爱河的。

 

又或许是在更早之前。

8

她明明和李白躺在同一张床上,却好似隔得很远,像是隔了一整个银河。

 

星星在缝隙间转动,跳上她的指尖,钻进她的心里,让她的心敲打着胸腔,发着弱小的声音,只有她一个人听得见。

 

她像是漂浮在云层之上,有些不太真实。

 

李白呼吸声均匀,王昭君不确定他是不是睡着了。按他一贯的个性,一定要在睡前调侃几句的。

 

等不来李白,她决定率先开口,“你睡了吗?”

 

果然身侧的人迅速给了回应,“不是嫌我烦吗?怎么又主动和我聊天了。”

 

“其实我挺谢谢你的。”

 

“谢我什么?”

 

“谢你肯假扮我男朋友。”

 

“你不恨我了吗?”

 

他的话中带了一丝笑意,王昭君甚至能想到李白是以怎样的表情说出这句话。

 

王昭君说道,“不恨了,都过了那么久,我和韩信早就不联系了。”

 

李白接着她的话茬,“其实你和韩信挺配的。”

 

王昭君连忙问道,“你真的那么认为吗?”随后她认为有些不对,又添一句,“从前你可不是那么想的。”

 

李白在黑夜中点了点头,“现在回想起来,你和他确实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果真成了,那该多好啊。”

 

王昭君的嘴巴在黑夜中一张一合,唇齿一碰,一句无声的话落在黑夜中。

 

“是你该多好。”

 

可惜他听不见。

 

李白永远都不会听见。

9

除夕那一夜很热闹。

 

做饭时李白都在厨房里帮忙打下手,王昭君本想帮忙,却被李白劝着了。他说你只需要乖乖看电视就好了,晚饭好了就叫你。

 

王昭君心里油然生出一股婚后既视感。她靠着抱枕,眼前电视放着喜庆的音乐,她看着李白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为了几百块做到这个地步,会不会太超出了。

 

王昭君看出神了,有那么一瞬,她还想到了如果她和李白真成了,那未来会不会也是这样的。

 

晚餐结束后,他们出门散步——这是王妈妈让的,必须散到十二点,不然不许回家。王妈妈乐呵呵送走了他们,转过头去跟丈夫说,“这事要能成,那么今年就得结婚,昭君不小了呀。”

 

街道上的店铺都关门了。王昭君看见小孩子们围在一个地摊前蹦蹦跳跳,她好奇,也跟过去看了看。小贩在卖烟花,有星星棒,有小烟花,满足了小孩子们爱玩的心。

 

她帮衬着买了一盒星星棒和火柴,与李白边走边放。小小的星星棒在她手中点燃,跳跃的火花映亮王昭君的眼底。

 

“没想到你这么有童心。”李白与她走着,忽然伸出手把她往里面扯了扯,“小心车。”

 

“这可是星星棒,谁不喜欢呀。”王昭君把燃尽的丢进垃圾桶,又点燃一根,塞到李白手里,“你也拿着?”

 

“我一个男的,拿这个是不是太——?”李白晃动手中的星星棒,“太少女了。”

 

“让你拿着就拿着。”王昭君慢悠悠走着,“还记得以前学校停电,你和我拿着手电在操场找东西的时候吗?”

 

“记得,你说你的戒指不见了,非拉着我摸黑。”回溯起那段时光,李白的眉眼被一层温柔覆盖了,“找了一个晚上,最后还去吃了冰淇淋。”

 

“找到了吗?”王昭君忽然问道

 

“你不记得了?”李白转动燃尽的星星棒,“没找到,所以你说你难过,非逼着我请你吃冰淇淋和午餐。”

 

王昭君怎么会忘呢?

 

现在回想起来她才发现,原来和李白相处的瞬间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一点儿也没忘。

10

盒中的星星棒只剩最后一根了。

 

李白想抽出来点燃,王昭君却阻止了他,“等十二点吧,十二点一到,我再点燃它。”

 

他们坐在树下长椅上,聊天聊地,偶尔王昭君会大笑,更多的是微笑。她把这些年来的最温柔的凝视都给了李白,恨不得时间就此静止,她能和李白一直待下去。

 

王昭君开了倒计时,在最后五秒里,她兴奋地数着,“五,四,三,二,一。”

 

星星棒被点亮。

 

他们的脸都被火光映亮。

 

彼此靠得太近的,就差一个吻。王昭君以为会有的,直到最后,那个吻终究是没发生。

 

“新年快乐。”

 

王昭君把星星棒递给他。

 

来年一定要好好的。

11

李白乘火车走的那一日,王昭君去送行了。

 

在火车站前,王昭君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红色的钱,递给李白,“你的工钱,谢谢你几天不辞辛苦,耐心回答三姑六婆的问题,这是你应得的。”

 

李白迟迟没有接过来,而是笑着说道,“我要走啦。”

 

王昭君心跳漏了半拍,她缓过神来,也笑着回应他,“走就走呗,又不是,不能见面了。”

 

李白的表情变了变,接过王昭君手中的钱,“谢谢。”

 

快检票前,王昭君忽然说道,“留个电话吧,毕竟也是大学同学嘛。”

 

李白匆匆接过王昭君的手机,在上头留下了一串数字,还不忘抛了一个媚眼,“记得联系我啊。”

 

火车开走了。

 

他们与彼此分开了。

 

王昭君不知道,她只剩下四载春秋。

13

当王昭君靠呼吸机才能活下去时,她知道死神就在周围徘徊,任何一个瞬间都会要了她的命。

 

生死有命。

 

王昭君并没有怨任何一个人,也从不怨天怨地。

 

今天的她比从前都要清醒,她吃力呼吸着,眼眶溢满了泪水。

 

四年前,她和李白在车站分开,这一分开,她再也没有联系上李白。手机号码是空号,她打了很多次,得到的永远是那一句机械冰冷的女声。

 

窗外开始下雪。

 

院方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甄姬闻讯赶来,王妈妈在病房外哭成泪人。甄姬在一旁安慰她,焦急等待医生的答复。手术灯灭了,医生走出来,对她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有什么想说的,趁病人还清醒,就快说吧。”

 

王妈妈和丈夫一同冲进去,拉着女儿的手哭了一会,随后走出来跟甄姬说,“她想见你。”

 

甄姬头一次这样接近死亡,冰冷彻骨。王昭君瘦得不成人形,眼眶红透了,还有泪水在里头打转。

 

“我想,我想打他的电话。”

 

王昭君的声音隔着呼吸机,听起来吃力又微弱。

 

“我想告诉他,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他。从大学时就喜欢他,什么韩信,都是假的,唯独他,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可我找不到他了。”

 

“我怎么就……找不到他了呢。”

 

甄姬红着眼,拿着王昭君的手机开始拨号。

 

王昭君闭上眼睛那一刻,手机里冰冷机械的女声还在循环着那一句。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评论(14)
热度(29)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