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写写短篇,嗑嗑cp。
还有废话一箩筐的日常生活。
 

【策舞】八号风球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意识流?流水账?

希望你们能看懂这个故事。


1

同事对着镜子补妆,搽口红时顺便借着镜子看了眼窗外的天。

 

狂风大作,刮得树枝乱颤。

 

天文台传来的信息他刚刚收到,无非是一些提醒的话。

 

张策划看了看,就把它删除了,他不习惯手机里有些没什么用的短信。

 

同事将镜子和口红扔进包里,“今日打八号风球,早点回家吧。”

 

她搽的红指甲在白炽灯下显得更艳丽,正好与她新搽的红唇相衬。同事临走前对着落地镜整理了一下衣服,张策划笑道,“打八号风球还约会呀?”

 

同事整理好了衣服,朝他一笑,“又不是去逛街,怕什么,下冰雹我都不怕。”她走向门口,没回头,“走啦,明天见。”

 

开始下雨了,雨势不小。他看着楼下,同事打着一把伞,钻进了一辆车里。

 

公司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白炽灯映在他的身上,周遭安静了下来,他有些不习惯,又或者是他太习惯了。

 

假花插在花瓶里。

 

张策划伸出手去拨弄,质感令他皱起了眉头。

 

他经常能见到新鲜的花。干他这行的,总光临花店,公司附近有个花店,姑娘都认识他了,一瞧见他就知道他来看花了。

 

同事们还笑他,再努力一下就能把人追到了。

 

张策划只是笑着摆了摆手,每当一回事。

 

“你送过花吗?”其中一个同事站在他身边,有些八卦,“进公司这些年,没听说过你有什么伴侣,不会还单着呢吧?”

 

“嗨,花当然是送过的,想当初我追人的时候,恨不得一天三束,让他身上都缠绕花香。”张策划依旧是笑着,眼底的光起初是亮了,却又随着他的话语一点点暗下去,“可惜他对花粉过敏。”

 

“那么卖力追她,最后追到没?”

 

“追到了。”

 

张策划眼底的光彻底暗了下去。

 

同事用手掌撑着头,“真羡慕那个女孩子。”

 

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那句“谁告诉你是女孩子”咽回了肚子里。

 

那一刻回忆像是走马灯似的在他眼前闪,闪得他眼花缭乱,又不舍得闭上眼睛强行关掉。

 

那是他仅存的东西。谁也拿不走,删不掉。永远永远都会属于他,也只会属于他。张策划没想过和别人分享,如果老了没得老年痴呆,那么他会把这段回忆带进棺材。

 

其实有时想想也挺浪漫的。

 

雨水打在玻璃上,他的手离开了假花。

 

就像很久以前,他的手离开那个人的脸一样。

2

“您有一条留言。”

 

张策划坐在电话机前。

 

夜有点深了,雨却没有要停的意思。回来时刮了很大的风,估计明天某个地方又要上新闻了。

 

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按理来说有手机就够了,可他还是安了一台座机。

 

像个老派的人,抱着过去的事物不放手。

 

指的不仅一台座机。

 

留言不是新的,他一直没删除,大概在座机里存了好久,久到他有些忘了。

 

张策划偶尔会认为老年痴呆提早来临了,可每当夜幕降临时,他又觉得自己压根一点病都没有。

 

还是记得那么清楚,怎么就老年痴呆了。

 

“你不在家吗?我以为你会在家的,打你电话没人接,就想试试看打你的座机。说真的,这什么年代了,你还用座机,策划,你是不是隐藏了真实的岁数。”

 

“我刚下飞机,这儿冷死了,好希望夏天能瞬间到来,雨水与阳光的夏天。”

 

“对了,我这一切都挺顺利的,不用担心,拍摄结束我就能回去陪你了。我还是第一次打你座机,你居然不在,真是太可惜了,因为我不会再打第二次了,这太蠢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记得听我的留言。你会的,对吧?”

 

声音戛然而止。

 

张策划不着急,没有退出留言。

 

“我爱你。”

 

温柔深沉的声音从座机里传来。

 

张策划的手覆在座机上,摩挲这退出键,看起来有些不舍。

 

他笑了,“说我爱你的人,才最老套。”

 

他毅然决然按下了退出键。

 

昏黄的暖灯将他笼罩。雨天的风总是冷的,就像他影子那样冷。睫毛在眼底落下了一片阴影,他安静靠在沙发上。

 

两个老套的人相遇,结局也固然是老套的。

 

没能像粤语长片那样成为一对怨偶,他已经很开心了。

 

反正已经没有其他结局了,就把现在的结局当成做好的。

 

如果陈舞蹈还在,一定要说他是个最老套的人,安于现状

 

张策划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3

张策划总是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

 

和现实一点边都挨不上。

 

不是上天就是下海,有时他还能梦到天使和恶魔。

 

与陈舞蹈不同,陈舞蹈的梦大多数都是关于吃的。各种蛋糕烤肉鸡腿,凡是他不能吃的,都通通梦了一遍。

 

有次在梦中吧唧嘴,被张策划听见了,两人醒来后,张策划笑他连做梦都不忘吃,迟早吃成一个大胖子。

 

陈舞蹈则是毫不留情地反驳,“那你呢,成日做一些不切实际的梦,还上天遁地呢。”

 

他说,“我这好歹也跟现实沾点边,你倒是一点都不沾。”

 

张策划一边叠被子,一边听他说话,也不反驳,只是笑。

 

阳光照了进来,他抖了抖被子,尘埃暴露在空中。陈舞蹈下床找拖鞋,说道,“我今天一定要把那些都给吃了,都吃都吃。”

 

张策划叠好了被子,跟在他后头,“不怕胖了?”

 

陈舞蹈拐弯进了卫生间,关门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什么胖不胖,我现在很胖吗?”

 

还不忘递了一个眼神,大概是让张策划闭嘴。他悟到了,乖乖闭上嘴,去厨房给做早餐了。

 

同居前商量得好好的,一人做一天早餐。可陈舞蹈总爱赖床,起床时已经晚了,如果做了早餐就肯定赶不上了,于是说好的一天一天,变成了天天都是在张策划。

 

热面包片,煎鸡蛋,煎培根,煮咖啡。

 

一气呵成。

 

天天如此,他早已铭记于心。

 

当咖啡倒进陶瓷杯时,他的早餐也就结束了。陈舞蹈已经洗漱结束,闻到了早餐的味道,令他更饿了。

 

“今天会不会很忙?”

 

“不会,还是老样子,反正也没有什么通告。”

 

“我去接你好不好?”

 

“就是你坐地铁来找我,然后和我一起坐地铁回家?”

 

“对。”

 

“好啊,我喜欢这样。”

 

陈舞蹈笑了,眼底像是藏满了星星,闪闪发光。

 

面对张策划时,他总是喜欢笑。

 

有人曾经无意间告诉他。喜欢一个人就是什么都不会,就是只会笑。傻笑也好,温柔的笑也好,反正只会笑。

 

像是一颗颗的糖果滚进了陈舞蹈的心,甜得他只会笑。

 

其实陈舞蹈喜欢听张策划说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双双坐在沙发时,他们会聊对方的梦。陈舞蹈万变不离吃,张策划则是万变不离怪。

 

他说着那些不可能实现的梦,陈舞蹈听得津津有味,可是第二天陈舞蹈还是会嘲笑那些梦,说张策划做白日梦呢。

 

他们相拥着入睡。

 

近得能听见心跳声和呼吸声。

 

后来张策划还是会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

 

他偶尔还会梦到陈舞蹈,梦到和他在打八号风球时走进教堂。

 

雨水淋湿他的西装,甚至打湿他早起弄好的发型。两人都有些狼狈,好友在教堂里送上祝福,神父笑着看他们。

 

记者呢。

 

没有记者。

 

他的梦里没有任何一个记者,也没有娱乐新闻,什么都没有,只有彼此。

 

他现在仍然会做一些不现实的梦。

 

醒来时自言自语,结束时说道,“对吧,我就是爱做白日梦。”

 

越是实现不了,我越是会梦到。

 

比如与你的每一瞬。

4

他刚迈出地铁口,又开始下雨了。

 

而他却没有带伞。出门时雨已经停了很久,路面湿滑,乌云密布,他以为能撑到公司,却在半路被拦了下来。

 

雨水像一道幕帘,遮挡在他的眼前。

 

好在他出门早,等雨势小了再去也不迟。这么想着,他回到了地铁站里。

 

台风持续了四天。

 

他站在地铁站里看新闻。

 

天文台说今日是台风的最后一天,八号风球将要离开。

 

什么都会离开的,刮得再狠的风也最终会走。

 

张策划心里有些堵,闷闷的,透不过气。他怀疑是地铁站里人太多了,打算还是去地铁口透透气。

 

刚走几步路,却听见地铁的小电视里传来一条娱乐新闻。

 

是关于NZND的。

 

他有些僵硬在原地,不知该不该转身。

 

明明都走了,还回头做什么。可他是个老套的人,也注定会走一些老套的路线。

 

他的目光盯着小电视。

 

陈舞蹈的站在几个人中间,新出的歌曲充满了地铁站,也一点点,塞满张策划的耳朵。

 

其实陈舞蹈不仅跳舞不错,唱歌也不错。

 

他总能认出陈舞蹈的声音。就好像在茫茫人海中有人叫着他,他总能认出哪一个是陈舞蹈。那是无比熟悉的声音,他听过千次万次。

 

手机传来一条短信。

 

他是个老套的人,喜欢发短信。

 

他急急掏出手机,发现是天文台发给他的。

 

于是他再次删掉。

 

目光落在某处时,他的手指也随着目光落在了那一处。

 

他不习惯手机里有些没什么用的短信。

 

于是他删除了。

 

八号风球将于今天离开。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37)
 
上一篇
下一篇
© 长眉道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