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写写短篇,嗑嗑cp。

【逸真】我要结婚了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首先,祝你生日快乐。又老了一岁,抛弃了,我去找个更年轻的了(bushi) @Dr.Rongeur 

几天前就在写了,断断续续的,最终也没写多少。

今天真是特累,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好久没有这种莫名的感觉了,真是难受。

00

所以,我要结婚了。

 

八月末。

01
争吵使他眼眶有些红,沙发布料被揪得不成样子,他搭在沙发上的手有些颤抖。

那是他们相识五年来争吵得最厉害的一次,隔着茶几和沙发,他们吵得面红耳赤。羽还真已经忘了他们为什么吵,只知道脑海里有一根弦断了。

羽还真不太爱哭,从小性子软,谁都可以欺负他,经常逗他,想看他哭出来。可羽还真无论怎么逗,就是不哭。从小就不爱哭,眼泪积在眼眶里,风一吹就干了,就是不掉下来。

可现在,一腔酸楚涌上心头,填满了他的心。不仅仅是酸楚,羽还真觉得更多的是绝望,他和风天逸维持了五年的友谊,就要没了。他抖得更厉害了,呼吸都带着颤。

他快要哭了,风天逸看得出来。那一刻风天逸想抱着他,让他别哭,都是自己错。可他没有那么做,胸中有一股情绪在翻涌,他想说出来,他想——

羽还真很无力,他扶着沙发,小口小口喘息着,视线模模糊糊的。风天逸看他这样,有些难过,他狠狠摸了一把脸,像是要把脸上的肉刮下来。

天空闷热,他们忘了开空调,空气里像是灌进了热油,闷得他们喘不过气。彼此沉默了一会,像是给对方一个中场休息的时间。羽还真害怕再度开口,又是新一轮的争吵。

“我——”风天逸盯着脚尖,磨蹭着地毯,“我知道我过分了些,你不要难过。”

“风天逸。”他连名带姓地叫。很少,羽还真很少这么叫他,“到底在你心里,我是什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还是百依百顺的狗。”

“你不要那么说。”风天逸压着声音,不知名的情绪在翻滚

“那我到底是什么,风天逸,你告诉我吧。”羽还真几乎是以恳求的口吻,声音很哑,“我是什么?”

“你是什么,你是什么……”风天逸低声喃喃这句话,他猛然抬起头,对上羽还真有些红的眼眶,“你是我喜欢的人,这个答案可以吗?”

没人再说话了。

辛辛苦苦暗恋了五年,却结束于一次争吵。

后来风天逸回想起这次争吵,觉得应该从暗恋的那一天开始就争吵,吵得面红耳赤也好,吵得天翻地覆也好,最终他们是会在一起的。

风天逸绕过茶几和沙发,将羽还真搂在怀里。羽还真前一刻还庆幸自己没哭,风天逸将他搂在怀里时,他却有些忍不住了。

暗恋一个人太辛苦、太漫长了,他尝过一次,不想再尝第二次了。风天逸抱着他时,羽还真想,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还有许多的明天,还不算晚。

 

他们抱了一会,才听见风天逸开口,声音闷闷的,有几分委屈的味道,“你不能跟白庭君走那么近。”

 

羽还真叹气,“我说了那是朋友。”

 

所以,他们就在一起了。

 

宣布的时候自然是令人瞠目结舌,易茯苓不相信,雪飞霜也不相信,唯独白庭君,跟个没事人似的,还说了一句记得请我吃饭。

 

十指相扣,风天逸像是在炫耀什么。他们从来没有牵过手,最多是触碰,可以归类到不经意地触碰。

 

这么正大光明的牵手还是第一次。他们牵着手往停车场走,风天逸问他,“如果我不说那句话,你多久会放弃我?”

 

羽还真低着头想了想,一副严肃的模样,“争吵的那天,我差点就放弃你了。”

 

风天逸庆幸自己把这句话说了出来。面子什么的,值得了多少钱,还不够羽还真珍贵。

02

求婚也是在争吵的时候。

 

后来羽还真想,他们是不是离不开争吵了。吵得没有那么激烈,隔着办公室。羽还真想起那个下午,于是他想,是不是每次吵架都要隔着什么,来表达他们之间的疏远。

 

当时没人说话,羽还真转身就走了。砰的一声,震得风天逸心都颤。他冷静了一会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怎么又和羽还真吵起来了,明明之前都那么好的。

 

他摸着心口,心脏砰砰砰地跳,撞击着胸腔。他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却不想低头,他总是这样,只不过到后来,都是他在道歉。

 

羽还真找到雪飞霜,把这件事告诉雪飞霜。羽还真说这事时特严肃,比他其他的事时都要严肃,以至于雪飞霜听得一愣一愣的。

 

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他们确实也吵过架,没两天就和好了,雪飞霜永远是后知后觉的。可羽还真亲自来找她说这事,她还真是没见过。

 

羽还真的脸快埋在冰淇淋碗里,雪飞霜担心他的脸会不会沾到冰淇淋。她一边担忧,一边问道,“你打算和他分手吗?”

 

羽还真只是微微抬起了头,可在雪飞霜眼里,他像是在点头。雪飞霜意识到重要性,只顾着一个劲安慰羽还真,再劝了好几句。

 

可羽还真一心只有冰淇淋,压根没听懂她说什么。羽还真热爱冰淇淋,几乎要当饭吃,天天都要吃,吃了又闹肚子。于是风天逸为他好,断了他的冰淇淋。

 

羽还真吃足了才听见雪飞霜在劝他,他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是的,我们要分手了。”

 

一点也没错。

 

结果当天晚上他们就和好了。烛光晚餐,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老气得很。羽还真一看饭桌,只见上面摆了一盒冰淇淋。

 

“你不是喜欢吃吗,吃不够还有。”风天逸坐在他对面,他的面前是一盘肉。

 

“我要吃肉。”羽还真示意了一下。

 

“二选一。”风天逸的语气很坚定。

 

“肉。”他也很坚定。

 

因为今天下午吃过冰淇淋了。

 

风天逸只得吃那盒冰淇淋。两人聊了一天,风天逸说道,“不如结婚吧。”

 

“什么?”

 

“我说,你愿意和我共度下半生吗?”

03

他们是和好了,可分手的传闻却传开了。

 

羽还真为了骗冰淇淋,还很配合的去通知所有人,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短短几天,风天逸以为自己感冒了,不然怎么一直在打喷嚏。

 

请柬寄出后,他们统统来找风天逸。

 

风天逸一头雾水,听他们说完后才清楚。羽还真推开门,看见四个人在里面,他拔腿就想跑,“你们慢慢聊,不打扰了。”

 

风天逸一把扯着他,不让他跑,“羽还真,学坏了是吧。”

 

众人乖乖退下,只留下他们两个人。羽还真仍旧是无辜的模样,让风天逸下不去手。

 

“我要罚罚你。”风天逸看着他,下定决心,“就罚你不能吃冰淇淋,一直到八月末。”

 

“不行!”

 

“没商量,谁让你到处污蔑我,小坏蛋。”

04

所以,我要结婚了。

 

八月末。

 

一人一盒冰淇淋。

 

你来吗?

评论(13)
热度(92)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