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眉道长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写写短篇,嗑嗑cp。

【逸真】他要结婚了

OOC注意,三无,瞎写,慎入。


一个段子吧,之前的脑洞,夏天太热了,我真的想吃冰淇淋……


00

讲一个悲伤的故事。

我喜欢的人,就要结婚了。

就在八月末。

01

夏季漫长,烈日仿佛要将沥青路烤融化。


冷饮店的空调很足,隔着玻璃门往外看,能看见遍地金黄,晒得让人睁不开眼。


羽还真挖着面前的冰淇淋,他一直很喜欢这个味道。从前吃了一碗又一碗,雪飞霜劝他,吃多是会肚子疼的,可羽还真给她的回应是将一大勺冰淇淋送入口中。


羽还真舔了舔勺子,甜蜜的味道在他口中融化,一点点覆盖上他刚说的那句话。雪飞霜有些怔,她有些听不清羽还真说了什么。


“我说,他要结婚了。”羽还真又挖了一勺,甜丝丝的味道令他很开心。于是他笑了,可在雪飞霜看来,这笑里不知有多少悲凉,“定在八月末。”


“他亲自跟你说的……吗?”雪飞霜连冷饮也忘了喝,一双眼瞪得圆,一脸难以置信


“请柬他没给我,只让我通知一声你们。”羽还真摸了摸盛着冰淇淋的碗,弄了一手的水痕,在空调房里显得格外凉。水痕仿佛流进了他的眼底,雪飞霜望去,是悲凉一片


雪飞霜鼻腔一酸,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一时间愤怒和悲伤充斥了雪飞霜的心,她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引得旁人看了过来。羽还真朝人摆摆手,表示没事。


“姐,你冷静些。”羽还真握着雪飞霜的手,“这,大庭广众的,有什么气,咱回家再撒。”


“你是我弟弟,我打小宠起来的弟弟,他凭什么。”雪飞霜咬着牙,一字一句滴着血,脸色比羽还真还难看,“我要去找他。”


这么说着,她拎起包,就要往门外冲去。羽还真拼命扯着她的手腕,不敢使劲,生怕弄疼了雪飞霜。一来二去,羽还真差些拦不下雪飞霜。


“你怎么比我还生气。”羽还真扯着她,小声劝她,“外头天气热,晒死人了。”


“我……我晚上去!”雪飞霜一时语塞,憋了老半天才冒出这一句


“不值得。”羽还真把冰淇淋一递,显然是让雪飞霜吃点冰的静静心,“他不值得你那么生气。”


雪飞霜鼻腔又酸了,她看着眼前微笑劝自己的弟弟,心底难过得像是自己被抛弃了。她抚摸着羽还真的脸,一寸一寸,最终停在他的眼睛上。羽还真眯着眼看雪飞霜,雪飞霜声里有些难过,“他也不值得你,不值得你……”


不值得你那么喜欢。


她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02

“他要结婚了。”


同一句话,不同的场所,不同的人。


仍旧是同一种口味的冰淇淋,同一语气。羽还真几乎要把冰淇淋当饭吃,易茯苓起初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喜欢这口味的冰淇淋,如今听他这样说,恍然大悟。


这口味原是风天逸最喜欢的,易茯苓和他是大学同学,看他一路吃上来,每年必备,冰箱总堆满,无论冬夏。难怪最近羽还真总喜欢吃这个口味的冰淇淋,估计是想起了从前的什么事吧。


不像雪飞霜,她没那么愤怒,更多的是错愕和惋惜。她沉默了一会,问了一句,“你会去吗?”


羽还真笑了笑,冰淇淋在口腔里融化,一点一点,融进了他的心里,冰冰凉凉的,很舒服。他点了点头,“当然会去了,我怎么能不去。”


他结婚,我怎么能不去。这话落在易茯苓耳里,成了万分的悲哀。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缓了老半天,才又问了一句,“你,甘心吗?”


羽还真从冰淇淋中抬起头,碗已见底,他将最后一口冰淇淋吃尽,心满意足放下勺子。这才听见易茯苓的问,他拍了拍易茯苓的肩膀,说道,“你还不了解我吗?”他眨了眨眼睛,“放心吧,有冰淇淋就没有坏心情。”


一个吃货的发自内心的心声。


他伸了个懒腰,又把手往易茯苓的零食柜里伸,掏出了好多易茯苓的零食。换做从前,易茯苓是要拍他的手,让他别吃的。可现在,易茯苓的眸光暗了下去,她知道羽还真心里不开心,需要暴饮暴食来缓解,于是就随他去了,又在后头添了一句,“姐姐带你吃好吃的,任你挑。”


当然是会肉疼的,可易茯苓咬咬牙,甘愿为朋友付出,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羽还真的眼里有一道光,提起吃的就发亮,他吃了一颗果冻,点点头,“好好好,我要吃上次那家日式料理。”


易茯苓怔了怔,问道,“你喜欢?”


羽还真点了点头,那家拉面特别好吃,羽还真上回和风天逸去过一次,念念不忘。易茯苓又问,“你和风天逸去过了?”


他不明白易茯苓为何要这样问,却还是点了点头,“去过,应该是去年夏天……不,去年秋天左右。”


那家日式料理是风天逸的挚爱,爱到什么程度,只要有空,他就会去吃。他带羽还真去吃这不惊讶,惊讶的是羽还真竟然也喜欢去吃。


可怜的还真,竟爱到连口味都变得和他一样,是要把自己活成他那样吗。易茯苓含泪点头,“姐姐带你吃个够。”


羽还真满心只有吃,看不见易茯苓的表情,听不见易茯苓话里藏着的意思。

03

“他要结婚了。”


“几月?”


“八月末。”


“请柬。”


“没有。”


“我不去。”


白庭君摇摇头拒绝,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像个二大爷。


羽还真终于没有在吃冰淇淋,而是啃上了苹果。一口接一口,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里。白庭君看着他,他也看着白庭君,显然对那句拒绝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不去?”


白庭君回答道,“他要是把我看当兄弟看,就亲自来请我。你是他的传话筒吗?不是,我说还真,你真甘愿替他做那么多事?就连结婚讯息也愿意替他传?”


他是在替羽还真抱不平。羽还真怔了怔,辩解道,“只是顺路跑个腿。”


白庭君很是激动,“屁,我看他根本不把你当一回事,你以后也别把他当回事,拒绝他,你要学会拒绝。”白庭君像电视里的导师,“还真,要走远点,你要学会拒绝。”


“呃……”羽还真发出了一个音,面上有些纠结,“我……我知道了。”


“所以,要我去他的婚礼,就拿出请柬来。”白庭君目光坚定,“必须要请柬。你还有多少人没通知?要我说别去了,什么人啊这是,那么热的天还让你跑来跑去,来,我等会请你去冷饮店。”


白庭君二话不说,趁着午休就把羽还真领去了冷饮店,点上了冰淇淋,羽还真很开心,又低头吃上了冰淇淋。


他一边吃一边想,看来是真的要请柬。

04

请柬陆陆续续送到三个人手上。


新郎:风天逸。


没毛病。他们顺着新郎继续看过去。雪飞霜想看看新娘是什么人,难不成比还真还好?


易茯苓想看看新娘是什么性格,难不成比还真还温柔?


白庭君想看看新娘走的是什么路子,能让风天逸结婚,肯定是个野路子。


三人几乎同一时间看过去,发出了同一的惊呼声。


新郎:羽还真。


雪飞霜笑了,易茯苓哭了,白庭君哭笑不得。


雪飞霜想,他原来是要和还真结婚,是自己想多了,难怪还真还吃得下喝得下,原来不是心大。


易茯苓想,自己白请客了,白给他零食吃了,羽还真压根不!难!过!现在轮到自己难过了,啊,我的钱!


白庭君想,服了,真是绝了。

05

再讲一个甜蜜的故事。

我喜欢的人要结婚了。

是的,就在八月末。

和谁?

当然是和我。

评论(14)
热度(112)
© 长眉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